2017年11月19日
2017-08-21    

这些大牌时装屋的下一任接班人该是谁

在时尚界,没有哪个月份比8月中旬更安静了:诸多业内人士纷纷返回他们最爱的、在Instagram最上镜的度假胜地。还有什么能比假期更适合心灵——与梦想漫步呢?

 

从Chanel的Karl Lagerfeld、Louis Vuitton的Marc Jacobs、Céline的Phoebe Philo,到Saint Laurent的Hedi Slimane、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 —— 创意总监与时装屋的正确搭配都有能量推动真正转型。本着游戏《梦幻橄榄球》(Fantasy Football Draft)的精神,BoF团队本周沉浸在这个夏季大猜想:主要时装品牌应该挑选哪些不受合同约束、来去自由的创意大咖和迅速崛起的设计新秀组成最佳阵容?

 

这些大咖包括:Alber Elbaz、Hedi Slimane、Riccardo Tisci、Stefano Pilati、Peter Dundas、Jenna Lyons、Frida Giannini、Peter Copping、Francisco Costa;快速崛起的新秀包括:Christopher Kane、Joseph Altuzarra、Erdem Moralioglu、Simone Rocha、Simon Porte Jacquemus;亟待转型的时装屋包括:Lanvin、Chanel、Armani、Versace、Ralph Lauren和Hermès。他们应该去哪里最好?

 

Lanvin
首选:Alber Elbaz
候选:Erdem Moralioglu, Simone Rocha

这家饱受困扰的传统时装屋虽然刚刚请来Olivier Lapidus执掌创意大权,表面上的目标似乎是要转型为“法国版Michael Kors”,但对Lanvin所有者王效兰(Shaw-Lan Wang)来说,把品牌卖给愿意带回人见人爱的Alber Elbaz应该是更好的结果,正是Elbaz改写了品牌DNA。尽管目前的商业状况不佳(品牌营收在2016年下降23%、净亏损约为2100万美元),王效兰已拒绝此前出售Lanvin的提议,但或许最终会改变主意。

这并不是太异想天开的想法,尤其是考虑到Elbaz本人至少还持有该公司10%股权。但如果他没兴趣继续或是王效兰心意已决,那么伦敦设计师Erdem Moralioglu与Simone Rocha都会是可能的人选。两位的设计都带有浪漫气质与独特观点,能在将Lanvin向前推进的同时尊重Elbaz打下的精美奠基。

 

Chanel
首选:Phoebe Philo
候选: Virginie Viard

尽管自1980年代Karl Lagerfeld成功帮助该时装屋转型以来,他确立的根基从未动摇,也不免有各种各样有关谁将继承其职务的传闻。多年来,Hedi Slimane在这个榜单名列前茅。Slimane与Lagerfeld都是专业造型师,讲故事的高超能力能够很好地为时装屋服务。但如果Slimane是Lagerfeld的推定继承人,Phoebe Philo无疑是Coco Chanel的推定继承人了。

这位设计师成功重振的时装屋不止一家——而是两家由女性首创的时装屋:Céline和Chloé。这都要感谢她的神秘的诀窍,她在女人搞清楚自己是谁之前早早就搞清楚了自己想穿什么。她将Chloé这个小品牌培育为实力强大的球员;又将Céline这个中型企业步步发展成价值10亿美元的时装巨头。如今,她已经准备好迎接接受来自最著名的时装屋的发出的邀请:在Chanel,她将有机会将这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品牌推向下一个增长阶段。

这个挑战就更大了。或许这也是部分内部人士建议Chanel设计工作室总监——即如今负责执行Karl Lagerfeld设计愿景的Virginie Viard或许是Chanel更为实际的选择,就像是在Gucci原本名不见经传的Alessandro Michele成为内部候选,接替Frida Giannini。Viard与拥有Chanel的低调亿万富翁家族Wertheimer之间的信任已经建立。但若品牌邀请Philo出任创意总监,或将真正创造时装界新现象,就像当年Lagerfeld和Gabrielle Chanel做过的那样。当然了,Lagerfeld现在并没打算走,他经常说自己签了份终身合同。

 

Armani
首选:Stefano Pilati
候选:Simon Porte Jacquemus

那一天也到来的话,能够承担Armani时装屋的创意权责的莫过于意大利人Stefano Pilati,他不仅是裁缝技艺高超精湛(这在他效力Yves Saint Laurent、Zegna时已得到证明),还能巧妙地插入青年文化。这点可能会给近年来始终努力更新品牌形象的Armani带来及时雨。也如Armani先生本人,Pilati也是出了名的不好合作,但他的才华和远见不容置疑。

如果说Pilati更喜欢继续独立搞试验——他最近在Instagram的发布了令人得以一窥他的新公司,那么在结构与西装上的天真趣味已经征服了评论员与消费者的Simon Porte Jacquemus,或是一个有趣候场人选。

 

Versace
首选:不明
候选:Christopher Kane、Joseph Altuzarra

虽然许多人认为,Riccardo Tisci离开了Givenchy不免意味着他将加入Donatella Versace在其兄Gianni创立的品牌Versace,但据报双方谈判已陷入僵局,实现的可能性不高。更有可能的是,善于发掘新人的Donatella将继续选择与新人合作——比如Christopher Kane、Jonathan Anderson和Anthony Vaccarello,最终将寻得一位年轻设计师继承Versace王位。

Kane或许会再回到老东家。Joseph Altuzarra会是一个有趣的人选,他的公司与Kane的不同之处在于,只被开云集团(Kering)持有少数股份;他懂什么是性感。但是我们还是希望Donatella能选一位给人带来灵感、出乎意料的候选人,给我们带来惊喜。

Ralph Lauren

首选:Jenna Lyons
候选:Joseph Altuzarra

抛开目前的财务困境不谈,Jenna Lyons的高能量美学曾将J.Crew从一家令人生厌的目录业务转变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时尚品牌。Ralph Lauren将能从这位造型师身上受益匪浅,她或许能将他创立的多维世界弹射进入另一个境界。2017年1月,Ralph Lauren聘请了前Calvin Klein品牌老手Kevin Carrigan为其创意总监,但他的影响力尚不成证据。Lyons确实有这个能力做好。纽约设计师Altuzarra则是一个懂得围绕一个系列讲故事的明白人,也不失为好的人选。

Hermès

首选:Phoebe Philo
候选:Martin Margiela

如果Philo不打算去Chanel,那么她还会成为皮具制造商的天然首选,皮具制造商创意总监的更迭速度要比多数品牌更慢。Philo不仅能够更加注重成衣设计(成衣长期以来被拍在手袋与鞋履之后),还能加快核心配饰业务发展。想想Philo会如何重新设计Hermès的标志性经典款手袋?不会太难:Céline的一些经典手袋塑形就能让人联想到Hermès。如果Philo不去,那么还可以想象一下自1997年开始效力Hermès长达6年的神秘比利时传奇设计师Martin Margiela重回老东家。这可能是会想一段长镜头……但我们也只能做做梦了。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