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2017-07-17    

现在,还有谁能救Lanvin?

Lanvin是全世界以连续经营计历史最悠久的时装屋,如今正在面临诡异而动荡的时刻。本周,Olivier Lapidus接过了Lanvin的创意大权,取代任职只有了16个月的前任设计师Bouchra Jarrar。Jarrar执掌下的Lanvin的业绩并未能到达预期。2016年,Lanvin营收大幅下降23%,达到1.62亿欧元,为该公司10多年首次出现亏损。有消息来源称其今年亏损还将扩大。

这与其2012年还处于巅峰的境况相去甚远,当时该时装屋在长期合作的时任设计师Alber Elbaz执掌下,创造了2.35亿欧元营收。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据业内人士透露,这颗问题之种早在十多年前就埋下了。王效兰(Shaw-Lan Wang)首先从成功的香氛特许经营开始,于2001年从欧莱雅集团(L’Oréal)开始购得Lanvin所有权。同年,她聘请了刚刚被Yves Saint Laurent解雇的Alber Elbaz,并给予公司少部分股权,被指约为10%。

此举后来被证明是极为高明的。Elbaz成功将Lanvin变成了因“女性第一”的时代精神、完美无瑕的时髦鸡尾酒裙闻名的全球明星品牌。Elbaz或许能好好做一个设计工作室的问题解决大师,但他的业务管理与团队建设能力也高超得罕见。由于拥有该公司部分所有权,尽管多家超级奢侈品牌抛出橄榄枝,他也没有离开。这似乎是一段完美的合作伙伴关系,但一路以来出现了不少问题。

由于缺乏资源投入公司扩张,王效兰开始以资产换现金:首先是在2002年,她将Lanvin品牌在日本的特许经营权售予日本的企业集团伊藤忠商事(Itochu);接着在2007年将品牌香氛特许经营权售予法国香水巨头Inter Parfums。但这还没完:2009年,Lanvin被迫引入一位少数投资者,该投资者Lanvin据传提供了高达数千万欧元的注资换取25%持股。交易完成后,Thierry Andretta担任总经理,Lanvin也开始开出新店。但却表现不佳。

与此同时,Elbaz在创意更迭上陷入困境,时装系列开始自我重复,要吸引挽留那些已拥有多条品牌标志性裙装的客户成为挑战。Lanvin同时也未能研发出强大的配饰业务——配饰业务是十分重要的增长杠杆。实际上,Lanvin的销售下滑也始于Elbaz执掌品牌时期,王效兰与Elbaz之间因此开始变得紧张,这位设计师认为她对公司的投资不足。

而王效兰本人确实不好伺候。尽管有持股25%的少数股东,她喜欢单方面做出决定,而她的战略长远眼光并不如其微观管理能力。有与该公司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把她称作是“一位店长”。

2013年4月,Lanvin总经理Andretta辞职,表示此项决定处于“个人原因”——据称他的辞职亦是与王效兰在品牌战略方向上出现分歧(而这时Lanvin在近年来因“战略分歧”而辞职的第二位经理:2008年,Paul Deneve也因与公司“意见不同”离开)。但在Andretta离开后,王效兰没有对外正式寻找新的执行团队的最高领导,而是迅速提拔了被外界认为对其言听计从的前Lanvin财务总监兼副总经理的Michèle Huiban。

到了2015年10月,王效兰与Elbaz之间的关系已经恶化到这位设计师在董事会议拍桌子的地步。在Elbaz效力品牌14年后,他的合同被终止,他被挤出了公司。“我祝愿Lanvin能够拥有法国最好的奢侈时装屋所应得的未来,希望Lanvin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商业愿景,踏上正确的道路继续向前,”Elbaz在一份声明中证实了已被驱逐的事实。

再一次地,同样没有任何正式任命过程。这回王效兰采纳了Huiban的建议选择Bouchra Jarrar。Jarrar的设计得到业内高度尊重,但她本人也很难相处,上任Lanvin之初便辞掉了原设计团队不少成员,只剩寥寥数位产品开发人员。最终,她严格精确的套装风格——与Elbaz的柔美风格出现重大偏离——并没有能说服买手下单。很快她就被认为是品牌的错误之选。

Lanvin董事会提出的建议是不仅要找新的设计师,还要聘请新的联合首席执行官,将Huiban的重点转移到行政与财务。但王效兰没有给予太大关注,任命友人Olivier Lapidus担任创意总监,引发了董事会集体递交辞呈。

业内人士对相对不知名的Lapidus到任Lanvin反应冷淡,对王效兰打算将时装屋转型为某消息源所称的“法国的Michael Kors”即轻奢市场定位窃窃私语。

确定地说,Lanvin依旧拥有强大的品牌DNA,但弱势的设计师、弱势的管理团队与失去斗志的员工的组合,公司的现金流动问题似乎开始恶化。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有现金储备,但或将不足持续6至9个月,这意味着王效兰或将再次冒着进一步稀释品牌的风险,诉诸资产出售或建立许可协议等手段解决问题。

想要反转,Lanvin可能需要新的管理团队以及一位设计作品真正具有口碑与信誉的新设计师,但这似乎没可能——当然了除非王效兰决定将品牌转手。走到这一步,Lanvin无疑对一系列不同潜在买家有着吸引力(包括私募基金与大型奢侈品集团),但王效兰需要降低出价期望。实际上,Lanvin已在过去两三年已经认真考虑过出售,但据消息来源王效兰对出价的预期与现实脱节。而与此同时,Lanvin的价值还在下降,品牌稀释的风险则在上升。

如果王效兰还想拯救这家公司及其投资的价值,那么现在就应该将其出售,把Lanvin交给更有能力管理它的人。

本周新闻回顾

Colette在开业20年后关门

巴黎概念店Colette将于今年12月20日关门停业,Saint Laurent目前正讨论接管该店位于巴黎圣奥诺雷街(Rue Saint-Honoré)的店址。该店声明中表示:“Colette Roussaux现在更希望慢慢来,而没有了Colette本人,Colette也将不复存在。”Roussaux之女Sarah Andelman被认为带领该店开始结合高端奢华时装与街头风格,比如将OAMC和Off White与Chanel和Mary Katrantzou等品牌并置混搭。

Burberry CEO新官上任,营收出现增长

周三公布的公司第一财季零售数据显示,第一季度营收增长了3%至6.132亿美元,超过分析师预期。中国与英国销售增加提高了收入,意大利与美国销售额出现小幅下滑。本月,是Marco Gobbetti接替Christopher Bailey出任CEO一职,Bailey将担任新设立的总裁职位,继续担任首席创意官。

Abercrombie & Fitch结束收购谈判

Abercrombie & Fitch宣布不再继续寻求潜在销售后,股价下跌17%。董事长Arthur Martinez在一份声明中承诺将“为提高业绩与股东的长期价值采取稳妥、积极的行动”来改善业绩。今年5月,该公司股价受与American Eagle Outfitters、Express进行收购谈判而出现上涨。

蔻驰集团完成对Kate Spade收购

随着这笔价值24亿美元收购完成,Kate Spade周三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停牌。此项收购是蔻驰集团(Coach Inc.)为扩大其“千禧一代”消费基础进行的投资组合扩张计划的一部分,该集团还拥有鞋履品牌Stuart Weitzman。Kate Spade将能从蔻驰在轻奢行业的国际影响力与经验中获益,提升全球发展潜力。

Charlotte Olympia与Onward Luxury Group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关系

制造与分销集团OLG以未披露价格收购Charlotte Olympia控股权。品牌创意总监兼创始人Charlotte Dellal与总裁Bonnie Takhar将继续担任目前职务。与OLG集团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是Charlotte Olympia加快品牌欧洲与亚洲增长计划的一部分。该奢华配饰品牌目前拥有11家独立商店,零售商名单包括春天百货(Printemps)、哈罗德(Harrods)与波道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

Erdem成为H&M最新的合作设计师

生于加拿大、居于伦敦的设计师Erdem与H&M的联名合作系列包括男女装,将在11月2日登陆H&M商店与在线商店进行全球销售。该系列将凸显设计师最为著名的创意主题。与此同时,巴黎红磨坊(Moulin Rouge)总监Baz Luhrmann负责该系列广告的艺术指导,周四在YouTube网站发布。

LVMH旗下投资公司L. Catterton收购Equinox少数股权

该交易将有助这家高端健身中心全球80多家分店进行扩张。L.Catterton近年来始终关注并挖掘健身健康领域机遇,此前曾在2015年投资运动服饰品牌Sweaty Betty与芭蕾健身中心Pure Barre等公司,并在2016年12月收购意大利自行车制造商Pinarello多数股权。

康泰纳仕原生广告部门23 Stories进军定制化广告领域

周二,康泰纳仕集团(Condé Nast)于2015年1月成立的原生广告部门23 Stories释出首支为福克斯电视台旗下剧目《嘻哈帝国》(Empire)拍摄的商业广告,主角包括金球奖获得者Taraji P. Henson。广告及其影像由Steven Klein掌镜拍摄,由集团创意总监Raúl Martinez指导,将于《名利场》杂志(Vanity Fair)八月刊进行首次投放。这支广告代表着该集团在品牌赞助内容、活动与其它体验提供的新业务。23 Stories主编Dirk Standen表示,“品牌都……来找我们,创造全部创意广告。”

Joseph Altuzarra | 摄影:Richie Talboy为BoF提供

 

Joseph Altuzarra下季转战巴黎办秀

Altuzarra继Proenza Schouler、Rodarte、Thom Browne等品牌之后又一个将展示转移到法国首都的纽约设计师,给纽约时装周日程留下巨大空白。巴黎土生土长的Altuzarra表示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庆祝品牌在2018年迎来的十周年纪念日。得益于开云集团(Kering)在2013年收购该公司业务少数股权,Altuzarra销售额增长了350%。

蒂芙尼集团聘请Diesel首席执行官Alessandro Bogliolo

在2013年加入Diesel前,Bogliolo曾效力于Bulgari长达16年,在2011年该品牌以52亿美元售予LVMH集团之时担任首席执行官。他将作为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首席执行官,与公司首席创意官Reed Krakoff一起翻开管理新篇章。Bogliolo将在10月2日上任,接替在今年2月离开公司的前任CEO Frederic Cumenal。

Chris Hemsworth成为Hugo Boss香氛Boss Bottled广告新面孔

演员Chris Hemsworth将出演Nathaniel Goldberg与Nicolas Winding Refn掌镜拍摄的纸质版与电视广告,首次投放时间为今年9月。在多年销售疲弱之后被提拔为首席执行官的Mark Langer主导这一革新。Langer取消了Boss Organge和Boss Greens两条副线,重心转移至价格更实惠的服饰。 公司期待Hemsworth将有助于推动品牌新鲜感,这对近20年来几乎没有改变的Boss Bottled十分重要。

Louis Vuitton推出智能腕表

Louis Vuitton推出旗下首个智能腕表系列Tambour Horizon,搭载Android操作系统,3款设计将搭配超过60个表带的选择,并提供一系列数字表面的下载。据市场调研公司Allied Market Research,全球智能腕表市场或将在2020年前达到329亿美元价值,从2014年至2020年间年复合增长率能达67.6%。Tambour Horizon系列在苹果公司(Apple)Apple Watch推出超过两年后推出,此前豪雅表(Tag Heuer)、Bulgari、Montblanc均推出自家智能腕表。

亚马逊的Prime Day将其有史以来最大规模购物日

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Amazon)第三年推出Prime Day销售额已超过“黑色星期五”与“网络星球一”等同类促销节日。其销售额与2016年相比高出60%,亚马逊股票在30小时内出现上涨。亚马逊自行研发的Echo智能语音助理的重要折扣使其成为畅销的产品之一。

京东、唯品会与天猫展开舆论大战

电商巨头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12日,京东与唯品会联合发布了抵制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声明,其声明表示:“近期,不断有商家分别向京东和唯品会反馈:某电商平台利用其市场垄断地位,以各种方式要求商家签署所谓的‘独家’合作,并从京东和唯品会等平台退出,否则将会受到削减活动资源、搜索降权、屏蔽等处罚。”随后,天猫迅速发表了题为《天猫对“碰瓷式竞争”的声明》,表示现在越来越多的品牌将其当做其商业全域运营的唯一阵地和独家平台,是用户的选择,市场的选择,而不是天猫的强制性要求。天猫声明中将京东描述为“无疑是在扼杀品牌的主权”。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