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4日
2017-04-28    

为什么时尚从业者应该多关心中国的城市建设?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最大的区别在于:后者在不停发展,发展带来变化,带来增量,而不是存量博弈。就时尚而言,什么叫存量?以买手店来说,国外一家顶级Showroom的客户列表只需要200家,具体列出来就是那些耳熟能详的百货店和买手店,这一名单五到十年都不会变,唯一要做的,就是更新一下联系人,看看买手有没有跳槽或离职。

发达国家的存量博弈是很痛苦的,蛋糕就这么大,而且能做蛋糕的地方都已经铺满了。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省会城市埃德蒙顿有一家购物中心在1981年开幕,当时是世界级最大的购物中心,直到2004年被北京的金源时代购物中心取代,但这里迄今还是北美洲最大和全世界第五大的购物中心,要知道,埃德蒙顿人口还不到100万,供过于求,显而易见。

所以蛋糕不能变大,要增长就只有切别人的蛋糕,无疑,分蛋糕是一件很难得事情,更残酷在于:有些大型连锁百货大到无法改变,几乎是死路一条。曾经有一个著名案例:美国Sears百货申请破产,将影响全美4000家卖场,股价从2007年巅峰时的191美元跌到3.5美元,市值只剩8千万美元,低于中国任何一家A股上市公司。曾经利丰集团的老板冯国纶说过:“如果不与梅西做生意,就不在生意圈里。”如今,这间美国最大的百货店梅西(Macy’s)也迎来关店潮。

在中国的情况却正好相反,中国社会经过三十年的快速发展,正迎来消费升级,衣食住行按照目前的重要性排序应该写成“住行食衣”更为合理。过去两年,国内房价大涨,住无论是买房还贷还是租房都成为开销大头;行方面,旅行开始普及,长假出国,周末短途,自驾、高铁、飞机,说走就走并不难,关键是开了眼界;吃方面速溶咖啡和方便面的销量下降,吃少一点、吃好一点渐成共识;穿方面则渐渐沦落为花销最小的部分,对于时尚从业者似乎是件悲哀的事,但现实却必须正视。

我们在上一期曾谈到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会迅速同化消费者的喜好。他们前两年还在混网吧、喝香飘飘、穿班尼路,现在,看中国投资的美国大片、喝咖啡、穿快时尚,三四线城市的小镇青年和大城市的中产阶级区别渐小,这一增量不是百万级别,而是动辄千万人口起跳。

那么,如何知道这一速度有多快呢?我认为:可以关注亚洲首富王健林的万达广场的建造进度,目前全国已开业180多家,另有80家在建。万达广场的建设极其标准化,主力店几乎完全一致,如果就在内部逛逛,你几乎无法分辨出是在哪个城市的哪家万达广场。其口号是“万达广场就是城市中心”,谁都知道每座万达都新建在城乡结合部,但用不了几年随着人口的聚集,那里确实变成了城市副中心。

如果提升到中高档品牌领域,则要关注一下万象城。在深圳、杭州、南宁等地开设的万象城都是当地的标杆,譬如:南宁万象城配套的住宅售价可以达到均价3万,而周边的房价则只有1万。当然,凡是高端定位的品牌的发展速度就比不上走大众路线的品牌,万象城迄今只进入20多个城市,其中位于上海大虹桥区域的万象城2011年底就开始建设,迄今仍未开业。走更精品路线的太古集团,算上即将的上海兴业太古汇,也才进入上海、北京、广州和成都四地,太古集团如万象城一样进入20多个城市,估计还遥遥无期,更大的可能是:像太古集团这种每座都不相同、座座都成为地标的城市综合体,反而可能永远不会开这么多家。

如今,对于时尚行业从业者而言:北上广深已经是“发达国家”,而我们应该更关注“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是标杆,是去膜拜的,而发展中国家才是主战场。就好像LVMH收购Dior这种新闻,除了“哦”一下表示已知,其实和我们自己的生意是没有多大关系的。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