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6日
2017-04-27    

时装周忙坏了一批人,可他们到底在忙什么

当2017秋冬季上海时装周在这座城市掀起的波澜渐渐平息,围绕着这一盛事忙碌的人们终于可以暂时舒一口气。因为越来越多的活动、越来越紧凑的日程,时装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关键人物在那几天里几乎是连轴转的状态,让圈外人好奇的是,他们究竟在忙些什么?

 

已接连几季在上海时装周发布新品的We Couture,这一季照例带来唯美的高定作品。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上海时装周对于身处时装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业内人士而言已是一种常态。正是因为每一季都有更多人从全球各地赶来参加,上海时装周的日程也随之变得愈发紧凑。这一季,除了官方日程中发布的85场时装秀,针对品牌运营者、设计师、买家(包括买手店的买手、渠道商和代理商)的行业内活动在城市的不同角落同步进行,于是“赶场”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

为发现好货、精准订货而忙

上海时装周一直想要打造亚洲最大的设计品牌订货季,这两年初现雏形,本季光是MODE、ONTIMESHOW、时堂、DADASHOW四大官方展会就有近千个品牌在等候买家们大驾光临。当然,本土品牌仍是毋庸置疑的主力军,另有1/4左右的参展商来自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地区,数量较往年有明显增加。对于不少海外买手来说,上海时装周已经成为他们关注亚太市场的一个重要目的地。

 

Machine-A女装买手兼商品经理Mia Poirier第一次造访上海时装周。

经常造访东京时装周的Machine-A女装买手兼商品经理Mia Poirier此次是第一次来到上海,她的目标直指那些还未被其他买手店挖掘的新锐设计师品牌,“我们的客人充分相信Machine-A为他们所做的挑选,但他们面对一个毫无知名度的全新的品牌,还是会考虑价格的问题,所以我的工作就是从上海时装周这么多Showroom里挑出设计有辨识度、做工有品质并且价位比较容易让人接受的佼佼者。”

 

设计师SAMUEL Guì YANG在先锋时装艺术节Labelhood的展示中现场绘制草图。

在她的行程中,除了时装周官方展会,还有Tube Showroom等零散在城中各处的独立时装展厅,她对那里展示的新锐设计师品牌Sirloin印象深刻。经过紧锣密鼓的看货与挑选,Mia Poirier透露她已在三个设计师品牌的Showroom里下了订单,包括在LABEOHOOD先锋时装艺术节中亮相的独立设计师品牌SAMUEL Guì YANG。

全球著名时装评论人、时装记者Lynn Yaeger在上海时装周秀场看秀。

由时装周官方设立的商贸对接平台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今年的复展率已达到70%,参展品牌对于平台的信任度的确与日俱增。全球著名时装评论人、时装记者Lynn Yaeger说,上海时装周整体的组织和安排已经相当专业,她在几天的行程中也发现了不少有趣的牌子,比如在MODE中展示的LEAF XIA和incompleto若缺,值得下一季再回来看看。为了让时间紧迫的买手们工作得更有效率,MODE将Showroom的展示产品按照国家和品牌进行区域划分,而作为分会场的ONTIMESHOW,本季也因与香港贸易发展局的合作而将24个香港设计师品牌统一打上Hong Kong Fashion的标识,让想要寻找亚洲不同地区“新鲜血液”的买手们有的放矢。

为“小而美”品牌持续发展而忙

 

配饰品牌Monday Edition首次亮相上海,其中国代理王怡舒为品牌在人潮涌动的新天地时尚取得一席之地。

对于没有太多推广预算的“小而美”独立设计师品牌而言,任何一个可以增加曝光的机会都应该牢牢把握。比如第一次亮相上海时装周的韩国设计师配饰品牌Monday Edition,在与太平湖主秀场仅一步之遥的精品百货新天地时尚的空中廊桥上设有展位。设计师Sara Kim说,她在中国的代理王舒怡依靠良好的人脉关系为她争取到了这样一个增加曝光的机会。此前已经进驻多品牌集合店“野兽派”的Monday Edition,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又获得了更多中国买手的青睐。“新天地时尚给予新锐设计师品牌很大的支持,几乎没怎么收我们展位费。Sara也很感激,为新天地时尚设计了专门的钥匙扣,馈赠给重要的客人。”王舒怡说。

 

在时装周期间接受采访的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

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告诉记者,本季除了来自海内外的买手精品店,有越来越多中国传统大型百货和零售集团也派买手来到上海时装周寻找适合的设计师品牌,包括上海百联集团、贵阳星力集团、王府井百货、新世界百货、新光集团等等。“这说明传统零售业的转型已经开始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以往只被买手精品店关注的设计师品牌,接下去很有可能会慢慢进驻到大型百货里面。虽然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有哪些品牌和哪些零售集团产生了合作,但肯定是个好兆头。”吕晓磊说,“这几年其实不只大型百货,很多买手店的日子也不好过,尤其是那些本来就不够专业、规模较小的店,他们可能太依赖买手店主本人的眼光和趣味,优胜劣汰的结果是经过几年市场洗礼下来还能存活的店,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风格和思路。”

 

MODE本季携手布料图书馆,结合其研发的“神奇布料”与设计师共同创作,将艺术和科技完美结合。

吕晓磊坦言,即便时装周已经落幕,组委会的工作却远未结束。“根据这些年我们的观察,一个能够长期、稳定获得订单的设计师品牌,不仅仅是设计出挑这么简单,它的面料、版型、工艺都要过关,舒适度也必须被考虑进来,否则第一季出来很多买手抢着要,下一季客人不买账,就没回音了。经常有设计师来找我要好的面辅料供应商或者是专门做电脑刺绣、设计提花的工坊,我发现设计师品牌产业链的上下游仍然有缺陷,需要有人去衔接,但说实话,我们的能力也有限,只能牵线搭桥,比如这一季我们在Labelhood和MODE都有一些小而美的面料供应商进来,为起订量不大但有个性化要求的设计师服务,开发新的面料。”

独立设计师杨芳的品牌BY FANG已经与配饰品牌施华洛世奇合作了三年。

实际上,面辅料之于设计师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完善他们的作品,良好的供需关系往往令双方受益匪浅。2009年开始创立品牌的设计师杨芳,已经连续几年与DFO合作在上海时装周期间设立Showroom接待买手,而她与仿水晶品牌施华洛世奇的缘分也维系了三年之久,她和何平、王海震等人受邀成为施华洛世奇亚太设计师集体创作项目中的一员,将其仿水晶运用于新一季成衣作品中,并在DFO进行展示。杨芳说:“我觉得这种合作关系是良性而长久的,让我们被更多的媒体和买家认识,这两季真的是越来越忙,买手来得特别多。”何平则表示:“每一季我都希望自己在这个创作项目上有所创新,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PINGHE,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激励和挑战。”

设计师Ethan K为刘嘉玲个人品牌在上海时装周的首秀定制手包。

对于独立设计师品牌而言,与国际知名品牌合作无疑是扩大影响力的好办法,而和明星合作为他们带来的则是更为直接的人气和流量。来自新加坡的配饰设计师Ethan K在上海时装周的首秀,也是刘嘉玲个人品牌Anirac的初次亮相,她和Ethan很久之前就相识,每次她去伦敦都会与Ethan相约一家名为“Duke”的鸡尾酒吧小酌,正因如此,Ethan为她这场秀设计了一款以马天尼鸡尾酒为灵感的手包,在T台上曝光之后,询问量随之暴涨。Ethan K在接受专访时说:“我以鳄鱼皮这一珍惜面料作为创作主材最开始是因为家族生意的关系,但后来我发现对鳄鱼皮配饰感兴趣的不只成熟优雅的女性,有越来越多年轻时髦的人也会觉得我做的手包很有意思,所以我现在来到上海,希望在这里与更多投缘的客人交流。”

 

Ethan K以马天尼鸡尾酒为灵感设计师的手包。

为新锐设计师迅速成长而忙

今年2月,设计陈安琪和她的品牌Angel Chen从六位中国设计师中脱颖而出,得到梅赛德斯·奔驰的支持首次登上米兰时装周。从米兰归来的她,携手法国“萝莉”歌手Petite Meller亮相本季上海时装周的LABELHOOD先锋时装艺术节,带来一场集合现场音乐的表演。从现场观众沸腾的反应看来,陈安琪已然从上海时装周“毕业”,成为一个走向国际的“时装偶像”,她的风格在一些人看来无法理解,在另一些人看来则是天马行空、精灵古怪。

Petite Meller这位以行为艺术著称的法国歌手也是在机缘巧合下看到2016年Angel Chen在连卡佛新年橱窗陈列的作品《京剧禧年》,被其色彩鲜艳而又夸张的时装造型所吸引,于是主动发出邀约,让她为其专辑单曲《The Flute》设计专属艺术造型。LABEOHOOD这几年推出的设计师中,还有不少和陈安琪经历相仿的“尖子生”,比如得到Camera Nazionale della Moda与Giorgio Armani支持,前不久在米兰时装周官方日程上发布的陈序之。

Angel Chen携手法国“萝莉”歌手Petite Meller亮相上海时装周的先锋时装艺术节LABELHOOD。

和陈安琪、陈序之一样毕业于中央圣马丁的香港设计师Minki Cheng,可谓他们的后辈,他创立个人品牌才两年,“我前几季就来过LABELHOOD观展看秀,觉得这个平台很棒,但直到去年在我们巴黎的Showroom上遇到LABELHOOD主理人Tasha,才有了这样一个参与的机会。我喜欢这里的氛围,感觉对年轻的设计师品牌会有很强的推动作用。”尽管已经开始进入国内的买手店“栋梁”与法国买手制百货老佛爷的北京店销售,Minki本季在LABELHOOD的第一次亮相显然没有ANGEL CHEN和XUZHI那样受关注,但和其他初出茅庐的设计师相比,他已经相当幸运。

首次亮相上海时装周的香港设计师Minki在Labelhood展示新一季的作品。

这几年,越来越多来自中国的年轻学子进入美国纽约大学帕森斯设计学院、英国中央圣马丁和意大利马兰戈尼学院这类海外设计院校深造,毕业生人数每一年都在猛增,上海时装周上涌现的新锐设计师不乏这些院校的背景。接连几季在上海时装周上发布优秀毕业生作品的马兰戈尼学院,意大利本校的中国学生人数近几年正以10%-15%的比例增加,从其上海分校本科毕业后前往意大利读研的学生人数更是增长了40%之多。

该学院集团全球执行总裁Roberto Riccio在接受访问时说:“上海,或者说中国这片土壤,相对于意大利本土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年轻的设计人才似乎更容易在这里创立自己的个人品牌。但我一直劝告我的学生们,创立品牌之前,还是去其他时装品牌、时装屋磨炼一下自己吧,至少积攒一些实战经验,等到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去迎接市场的挑战了,再创业也不迟。”

 

马兰戈尼学院集团全球执行总裁Roberto Riccio

Roberto提出的建议,也是曾在著名时装屋Alexander McQueen实习的设计师Minki最切身的体会。想要在每一季多如牛毛的设计新锐中被更多人看到,需要的不仅仅是设计上的天赋,还要有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如今的年轻人所要进入的世界,不再以设计师为中心,那个唯大牌设计师是从的年代早就过去了,所以他们不只要学剪裁与设计,还得懂一些品牌管理、市场营销甚至是财务方面的事,否则很难在当今的市场上生存下去。”Roberto如是说。

马兰戈尼学院的毕业生在秀后集体亮相谢幕。

为中国新锐设计师在国际市场上推波助澜的意大利伙伴不只马兰戈尼,还有来自米兰的权威展会White Milano,这一平台曾帮助Uma Wang、BY FANG、Deepmoss等中国设计师品牌在国际买手圈中扩大影响力。本季他们于上海时装周期间带来了四个新锐品牌,包括Greta Boldini、Act N°1、Situationist与来自中国的PINGHE。White Milano的中国代表Nico表示,未来他们也希望能与上海时装周有深入的合作,利用该平台在国际时尚舞台的经验和优势,为新锐设计师提供更多发展渠道。

White Milano本季带来了四个新锐设计师品牌,其中包括中国设计师何平的个人品牌PINGHE。

无论官方还是民间,中意两国时尚产业的交流与合作始终不断。意大利殿堂级摄影师Giovanni Gastel本季就出现在上海时装周的不同角落,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上海的时尚地标与时尚圈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包括超模、设计师、造型师等等,让更多人知道上海这座城市为时尚所做的努力。

 

意大利殿堂级摄影师Giovanni Gastel在LABELHOOD拍摄新锐设计师的时装演示环节。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