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23日
2016-12-05    

所有皮草都是坏皮草吗?来听听皮草商人的辩解

 

  最近,曼哈顿中城区挂起了一幅巨型的海报。这幅海报高29英尺,宽13英尺,海报上是裸体的艾丽西亚·希尔维斯通在草地上羞涩地朝肩膀外偷偷瞥着,手上拿着一个绵羊面具。海报要传达的信息是:“我宁愿裸着也不要穿皮草:我们在自己的皮毛下活着吧,让动物也在它们的皮毛下活着。”

  善待动物组织(PETA)出现的时候,你就知道时候到了,天气变冷了,送礼指南多了,皮草(或者,这么说,是绵羊皮)又再次成为讨论的话题,让活动家和热爱皮草人士对抗,人类与自然对抗,放纵与道德对抗。

  但随着圣诞季开始,停下来想想另一种意见也许也是值得的,存在于远离主流时尚圈的设计师的心意:对待这个话题(以及产品)的方法,这种方法认为感激之情不应局限于食物,而要延伸至服装,而且在人们作出判断之前,应该考虑它的起源和意图。

  他的所做所言可能会让很多人失望,他也知道这一点。从很多方面来说,他是荒野上一个孤单的声音。确实如此。但这不代表他不值得被聆听。

  阿拉斯加锡特卡,可能是美国面积最大的一个市(它的大小是罗德岛的四倍),但它的人口只有约9000人。要说这不是一个时髦的城市难免看低了它,就等于说Shaman Furs的创始人Peter Paul Kawagaelg Williams不是个时髦的人一样,也是看轻了他。

  尤皮克人

  事实上,他是个有点邋遢的34岁阿拉斯加本地人,留着长发,没有受过正式的设计教育,他标榜自己为“环境保护家”,是尤皮克族的人,他为自己立下使命,要把海獭毛皮的风格重新引入世界,更不用说传统赖以为生的狩猎的概念,以及了解你的衣服的重要性。

  他还是纪录片《丰收:尤皮克人》的主角。

  “我想那真的是很小众的东西,”在加州的该纪录片联合导演Michael Dempster谈到Williams的买卖时这么说。“但是当我开始和我的朋友说起来的时候,他们的反应非常极端,我想背后应该有点什么。”

  一方面,任何涉及到杀死可爱的,毛茸茸的动物就不招人喜欢,这是很常见(也是有道理的)。另一方面,Williams的商品产自本地却得到广泛反响,深深的感觉到“错误消费”理论,而且我们与加入我们的衣橱——以及覆盖在我们身体上的衣服已经断绝联系。

  “我们穿棉布的时候不会去想那棵植物,我们不会想到生与死,”他在阿拉斯加接受电话访问时这么说。他认为皮草应该是积极正面的。

  Williams的这种信念是俱生俱来的,他以铅笔裙的形式表达。他把手工缝制成为“祈祷者”,他说手工缝制是属于他的,狩猎等于环境主义,等于灵性。对他来说,时尚的通用语言是最好的方式,去把他族群的遗产最丰富化,同时保证这些人的未来——部分原因是他主要的材料是其中一种最珍稀的生皮毛,已经不是随处可见了。

  海獭的毛皮一度是最昂贵的一种,因为毛发密集:每平方英寸有超过一百万条毛。中国人称之为“软黄金”。直到20世纪早期,海獭几乎被捕猎得绝种,1911年他们才受到《毛皮海豹保育及保护条例》的保护。

  但1972年《海洋动物法令》的一个修正案除去了“对印第安人,阿留申人和爱斯基摩人(居住在北冰洋海岸的族群)猎杀的禁令,只要他们的猎杀是以生存为目的,或制作和售卖真实的手工艺品和手工服装。”

  该修正案也是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锡特卡这些地区在19世纪初被俄罗斯人殖民,俄罗斯人想要以此主导海上的皮草交易,美国人在这些交易中被奴役,也意味着Williams触及到了一种奢侈的商品,这都是SagaFurs和Fendi等国际品牌没有的。

  ShamanFurs由一个男人打理,一辆900英尺的双层拖车,兼作工作室和住所,专营海獭和海豹毛皮制成的帽子,背心,耳饰,铅笔裙,Williams猎捕得来的生皮毛,他亲自和缝纫(唯一一个他没有经手的步骤是制革),是传统礼节和现代简约的精妙结合。

  他要用到铝制的小船,“烟熏”(用格陵兰喇叭茶烟熏,富有仪式感的清洁动物的身体和灵魂),一把223Ruger牌手动步枪,一把薄刀,感谢每一只动物馈赠它们的生命,以及给海獭或海豹在它们死后喝一口水的习俗。这些习俗不能消除猎捕的本质,即使对Williams来说也是如此,但这是他信念的一部分。

  他一年制作几百个制品,一条毛毯售价5500美元;裙子的零售价是1500美元。他的生意可以维持他的生活,马马虎虎,但他需要额外补充的收入,猎捕和种植很多东西作为他的食物。

  Williams很迟才踏入时尚行业,毫不意外,路线也是迂回曲折的。他在单亲家庭由妈妈抚养成人,17岁的时候离开高中,最后在波特兰俄勒冈州,尝试着——但不太成功地当一名艺术家。7年以后,他回到锡特卡,回到自己的历史。

  他不是第一个看到传统的部落手工艺与手工服饰的时尚艺术是平行的,两者都注重独特性,独一无二。

  这种想法造就了很多公司,比如Maiyet,标榜为“与国际艺术家合作的奢侈市场品牌”,还催生了国际贸易中心“民族时尚运动”这样一个项目。

  但没有这种老牌的联盟组织,在主流时尚界划分出这个小众市场是十分艰巨的。

  Williams知道他要探头到批量生产中,拓展他提供的商品。他在考虑大衣和裤子。

  为此,2015年2月,他参加了纽约时装周,这也是中城区“科技风潮”(TechStyle)交易展的一部分。去年5月,他找到自己的方式参加布鲁克林时装周,在这个展览中他举办了第一次时装秀,与14个模特一起完成。他正着眼西雅图时装周。Dempster的纪录片已经进入了几个本地美国电影节在西岸的前几轮竞逐,刚刚被第一个非本地评选接纳未参赛影片,绿湾电影节。

  “我知道我要走出阿拉斯加,”Williams说,如果他真的希望他的信息能传递到世界上的话。

  他不是想要改变艾丽西亚·希尔维斯的想法,或者去说服善待动物组织。他的衣服不说这样的话,如果他们试着说也可能说不了。他只是想试着拨开猜度,用一针一线,或是一双耳套。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