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4日
2016-12-05    

廉价品牌Primark公开讨论供应链剥削和"奴隶制度"

 

                                                           

 

  伴随着供应链透明化的全球趋势,越来越多国际时尚品牌开始对曾经避而不谈的供应链道德和血汗工厂问题开始进行公开讨论。

  周三,在一年一度的Trust Women Conference大会上,英国/爱尔兰廉价品牌Primark / Penneys(下简称Primark)道德贸易主管Paul Lister 在谈到供应链问题时,再次呼吁希望供应链能够消灭“奴隶制度”。他在会上同时表示,“低成本意味着剥削”这一观点是错误的观念。

  英国综合企业集团Associated British Foods PLC (ABF.L) 旗下廉价品牌Primark 一直饱受血汗工厂指责,特别是2013年4月25日,位于孟加拉国首都达卡郊区的一幢八层高的楼房轰然倒塌,致多人被埋,最终造成约1200人死亡的特大事故。这幢八层的大楼里有五家服装厂:New Wave Style, Ether Tex, Canton Tech Apparel,New Wave Bottoms 和Ether Tex Ltd.。它们制造的服装供应以下时尚品牌:西班牙的Mango、意大利的Benetton 贝纳通、爱尔兰/英国的Primark、Matalan、Bonmarche、荷兰的C&A、德国的KIK、法国的Carrefour 家乐福、加拿大的Joe Fresh和美国的Wal-Mart 沃尔玛、Dress Barn、Gap Inc.、J.C. Penney彭尼百货等 。

  达卡大楼倒塌事件,是服装行业对供应链透明、提高供应链工人环境和生活条件趋势的一个拐点。

  此次事件后,Zara母公司Inditex SA (ITX.MC) 印地纺集团和H&M Hennes & Mauritz AB (HMb.ST) 海恩莫里斯集团开始呼吁提高供应链工人工资,并积极与东南亚各地政府、劳工组织展开谈判和合作,期望推动服装行业供应链更加透明、道德。

  由于供应链问题极度复杂,国际品牌的行动并不统一。比如,美国快时尚集团Gap Inc. (NYSE:GPS) 盖璞集团在达卡事件后一直拒绝通过形成国际组织的形式解决问题,Primark 同样是上述行动反应较为迟缓的企业。

                                                                               

 

 今年3月底,Paul Lister 表示,Primark 将其供应链道德审查团队成员人数由65人提高至83人,希望此举能够令公司供应链符合伦理,工人不遭遇剥削。

  Primark 目前全球有约1700个供应商,其中100个位于土耳其。由于大量的叙利亚难民涌入土耳其,过去一年,关于土耳其的服装供应链问题成为行业最关注的焦点,而土耳其服装供应链亦不断的爆发非法雇佣难民以及使用难民童工事件。

  10月底,BBC 播出纪录片《Undercover: The Refugees Who Make Our Clothes》,该片揭示大量的服装品牌在土耳其使用叙利亚难民童工进行服装制造,尽管这些多数是由供应商造成的,但是作为管理供应商的国际零售集团们无一可以因此而洗脱罪名,它们必须担负起应有的监管责任。

  BBC Panorama记者调查发现,在使用叙利亚难民通过生产服装的企业包括英国在线零售商ASOS PLC (ASC.L)  和英国百货Marks & Spencer Group PLC (MKS.L) 马莎百货M&S,而非法使用成人叙利亚难民工作的包括西班牙零售商Zara 和Mango。

  早在2015年,劳工组织Business & 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简称BHRRC)就调查发现,瑞典零售商Hennes & Mauritz AB (HMb.ST) 海恩莫里斯和英国服饰零售商Next PLC (NXT.L) 在土耳其的供应链使用叙利亚童工。

  对于上述现状,Paul Lister 年初时声称,今年Primark公司已经对土耳其100个供应商增派双倍人数审查,至今未发现使用难民情况。Paul Lister 表示自2013年造成约1200人死亡的孟加拉国首都达卡Rana Plaza 制衣厂大楼倒塌事件发生后,公司对供应链问题持更加开放态度,他表示Rana Plaza 制衣厂大楼倒塌事件对零售行业是一记警钟。

  为了迎合全球供应链透明化,今年9月,Gap Inc. 盖璞集团亦开始披露其供应商信息。据该美国集团披露的供应链信息显示,2014年该集团在全球拥有1083间供应商工厂,其中968间位于大中华、南亚、东南亚,同时在欧洲、北美拥有少量工厂。从Gap Inc. 盖璞集团披露的信息来看,其三大主要供应商市场工厂的工厂环境远不如欧洲、北美。

  在供应链信息披露上,H&M Hennes & Mauritz AB海恩莫里斯集团是最早的践行者,瑞典集团在企业社会责任、可持续发展方面均一直走在行业前列。另外,美国体育运动品牌商耐克集团亦是最早披露供应链信息的大型零售商。

  但是,由于供应链大量“血汗工厂”的现实,往往供应链越透明的品牌爆发的“血汗工厂”新闻就相应越多,而一直对供应链问题讳莫如深的奢侈品行业则鲜有“血汗工厂”的新闻曝光。事实上,奢侈品行业是否不存在“血汗工厂”或者“血汗工厂”就比快时尚行业少呢?显然不一定。

  2016年4月,NGO组织Fashion Revolution发起一年一度的Fashion Revolution Week,与此同时该组织还联合Ethical Consumer 组织发布《Fashion Transparency Index时尚透明度指数》报告,对全球主要市场集团的供应链透明度状况进行盘点。

  报告显示,印象中“血汗工厂”频发的大众品牌、快时尚品牌的供应链反而是透明度最高的,远远高于奢侈品行业。其中法国公司Chanel SA香奈儿的供应链最为黑暗,完全不透明,以100分满分计算,Chanel供应链透明度仅为10分,为40间公司中最差的一间。在最差的10间公司中,Chanel SA的同乡公司Hermès International SCA (HRMS.PA) 爱马仕国际集团供应链第二黑暗,仅仅得到17分,而意大利公司Fendi芬迪及其母公司LVMH SE(MC.PA)得分为19,并列供应链第三黑暗的时尚集团;Prada SpA(1913.HK)普拉达和美国轻奢集团Michael Kors Holdings Ltd. (NYSE:KORS) 得分均为21分,供应链第五黑暗的时尚集团。

  Levi’s李维斯母公司Levi Strauss供应链在40间公司中最为透明,得分77;其次为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服装集团Zara、Bershka 和Pull & Bear 等快时尚品牌母公司Inditex SA 印地纺集团和H&M Hennes & Mauritz AB 海恩莫里斯集团,二间公司得分76并列第二透明;得分69的德国运动用品集团Adidas AG (ADS.DE) 阿迪达斯集团为供应链第三透明的公司。

  首份《Fashion Transparency Index时尚透明度指数》报告基于供应链的五大指标:政策承诺、审查补救、跟踪溯源、参与协作、治理进行综合评分。分数涵盖四档0-25分;26-50分;51-75分;76-100分。0-25分表示企业基本没有任何向公众开放的供应链信息;26-50分表示公司似乎有意改善供应链,但公开信息极少;51-75分表示公司在政策承诺、审核报告方面领先其他公司,亦有对供应链信息进行公开但不够充分;76-100分表示公司对供应链有跟踪溯源及补救治理措施,亦更充分地公开供应链信息并于行业交流协作。

  11月底,日经新闻发布报道,评论当前供应链透明化趋势,并称该国零售集团Fast Retailing Co. Ltd. (9983.T) (6288.HK) 迅销集团在披露供应链信息上表现缓慢。

  拥有Uniqlo 优衣库的Fast Retailing Co. Ltd. 迅销集团是亚洲最大的服装集团,人权组织一直指责该集团在中国、柬埔寨等亚洲国家的工厂条件极为恶劣。

  2015年初,Uniqlo 优衣库被指在中国供应链存在多个“血汗工厂”,随后,Fast Retailing Co. Ltd. 迅销集团发布英文、简体和繁体中文声明称,“非常重视”上述问题,然而根据调查结果,“非常遗憾地发现报告书中所指出两家工厂涉及超时劳动等问题中有部分确属事实。”

  Fast Retailing Co. Ltd. 迅销集团此前在集团的供应链报告中亦曾承认,中国供应链出现的问题在这两年开始增多,包括帮助未成年人伪造年龄以及篡改工人加班记录。

  在《Fashion Transparency Index时尚透明度指数》报告中,Uniqlo优衣库的供应链透明度亦名列四大快时尚品牌之尾。

  由于Primark一直秉性廉价策略,因此,该集团在时尚行业饱受“血汗工厂”的指责尤其多。周三,Paul Lister在Trust Women Conference大会上为自己服务的公司进行辩护。他指出,该公司不打广告减少营销费用、大量购买的规模经济才是集团可以减少成本、销售廉价产品的主要原因。不过,Paul Lister 亦承认,供应链的问题非常复杂,是需要不断的发现问题,然后根治的过程。尽管对主要供应商有追踪程序,但是一旦涉及二级、三级甚至更低层级的生产工厂,问题则变得更复杂、更难解决,而“血汗工厂”通常都是发生在次级供应链上。

  过去5年,Primark 爆发了大量的“血汗工厂”新闻,不断有英国消费者从Primark 的产品中发现求救信。

                                                                  

  2015年底,消费者Shahkiel Akbar 在最近于Primark 英国纽卡斯尔某分店购买的男装黑色棉袜中发现一则中文求救信。信的内容虽不涉及血汗工厂,但清晰叙述了求救者自身“冤情”的来龙去脉,而且落笔日期为2015年的6月22日,显示此信独立于以往的的求救信息事件。而就在上周,另一位消费者称其父亲在英国西约克郡Huddersfield 的Primark 分店内买到的袜子内也藏有来自同一个求救者的求救信。

  2014年先后有两名消费者在从Primark 斯旺西分店购得的连衣裙上发现“Forced to work exhausting hours(被强迫长时间痛苦工作)”和“Degrading sweatshop conditions(有辱人格的的血汗工作环境)”的求救标签。当时品牌解释这两款连衣裙分别来自罗马尼亚和印度的供应商,在相隔千里的两家工厂独立制造,唯一相同之处是2013年在Primark 斯旺西的商店出售,因此这“很有可能是一起在英国国内制造的恶作剧”。

  至于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消费者于2011年在Primark 裤子口袋中发现的疑似来自中国湖北省某监狱的中文手写求救信,Primark 当时仅回应称正在调查。

  上述Primark 求救信具体是真实求救信还是恶作剧至今仍无定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求救信真伪,都无法掩盖服装供应链行业大量血汗工厂的事实。就在上月底,短视频平台梨视频发布“卧底拍摄服装厂童工”视频,通过暗访、偷拍揭露中国江苏省常熟市服装加工产业存在大规模使用童工现象,并在使用过程中使用暴力手段,情况极其恶劣,且工厂老板和中介已经将童工使用形成“产业链”。

 
 

  不过,2016年开始,无论是Primark 还是Gap Inc. (NYSE:GPS) 盖璞集团都开始转变态度。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