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
2016-10-24    

由复兴走向辉煌的宁波服装业你了解多少?

从1997年宁波成功举办首届国际服装节至今,宁波纺织服装产业伴随着服装节由复兴走向辉煌,经历了划时代的20年。20年来,宁波纺织服装规上工业总产值增加了近4倍,利税总额增加了6倍多,出口交货值扩张3倍多;多元化、系列化格局形成,休闲装、时装、牛仔、内衣全面开花,女装、童装与男装蹁跹共舞;行业性品牌数居浙江之首,名牌覆盖全行业;“电商换市”风生水起,博洋、太平鸟、GXG、维科等龙头企业电商业务领跑全国。

从1997年宁波成功举办首届国际服装节至今,宁波纺织服装产业伴随着服装节由复兴走向辉煌,经历了划时代的20年。

20年来,宁波纺织服装规上工业总产值增加了近4倍,利税总额增加了6倍多,出口交货值扩张3倍多;多元化、系列化格局形成,休闲装、时装、牛仔、内衣全面开花,女装、童装与男装蹁跹共舞;行业性品牌数居浙江之首,名牌覆盖全行业;“电商换市”风生水起,博洋、太平鸟、GXG、维科等龙头企业电商业务领跑国内同行,“走出去”明显步伐加快……

目前,宁波仍是国内最大的色纺纱生产基地、最大的提花织造基地、最大的针织品和服装生产基地。部分高档衬衫色织面料和高档里料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男装和职业装在国内保持优势,休闲装、女装及童装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家用纺织品的生产继续居全国前列;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及先进复合材料、涤纶回用纺织品再生利用等研发与产业化应用居国内领先水平。

历经2005年至2008年、2013年至2015年两次惨烈的行业洗牌波动,宁波依然铿锵前行,今年前三季度,宁波纺织服装行业运行总体平稳,生产、出口及利润均实现平稳增长,预计前9个月规上产值、出口、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0%、1.0%、5.0%。

在“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建设的激越鼓点中,宁波纺织服装新一轮转型升级的大幕已然拉开。

 产业量增质升,三大指标倍增

20年弹指一挥间,宁波霓裳华丽蝶变,在先进制造、品牌建设、商业模式、会展传播、创新变革等方面,都走在了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前列。

据宁波统计年鉴资料,1997年宁波纺织服装共有乡及乡以上独立核算企业1530余家,全年实现工业总产值241亿元,占全市乡及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近26%。

20年间,宁波纺织服装规上工业总产值、利税总额、出口交货值倍增。2015年宁波纺织服装规上工业总产值达到1180亿元,是1997年的近5倍,完成利税总额是1997年的7.43倍,出口交货值约是2002年3倍。

宁波服装以男装起家,男装综合实力在全国同类城市一直名列榜首。但男装独大的宁波就像单脚跳跃的“瘸腿巨人”,真正要走得快行得远仍然需要另一条腿——女装的配合前行。近20年来,宁波女装品牌经营的理念越来越强,知名品牌不断涌现。宁波先后培育了几十个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女装品牌和具有一定规模及竞争力的女装生产企业。其中,太平鸟、斐戈、德·玛纳、STEVE&VIVIAN、Esback、旦可韵、麦中林(Mildtree)、花时美等品牌发展,显示出宁波服装业“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

如此同时,宁波的童装品牌纷纷崛起。知名童装品牌有杉杉、爱法贝、小虎·帕蒂、MQD、辛巴娜娜、偶飞、春芽子、巴比乐乐、一休等,已注册的宁波童装品牌超过一百个。目前,宁波服装已完全形成多元化、系列化格局,休闲装、时装、牛仔、内衣全面开花。女装、童装与男装共舞,倍添宁波服装绚烂之色。

在国际市场需求持续低迷的大背景下,宁波纺织服装另辟蹊径“走出去”。“主要是通过三大路径来开拓国际市场。”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说。

一是走传统品牌国际化之路,如雅戈尔、杉杉等,通过收购、买断、代理国际品牌努力国际化;

二是外贸加工企业自主开发品牌。其中以申洲针织、狮丹努集团、斐戈集团等为例,这些在国内纺织服装出口声名赫赫的企业通过国际贸易积累了雄厚的资金的同时,也积累了合作伙伴先进的设计、运营管理经验,创立自主品牌。近年来,出口产品中自主品牌产品占出口总额的比重逐渐提高。雅戈尔、杉杉、爱伊美、维科、布利杰、太平鸟这6个品牌是商务部列为重点出口的品牌。这些品牌在国际上的知名度正不断提升,市场份额不断扩大。

三是国际化、跨境合作,实施走出去战略。宁波纺织服装企业从过去以贸易代表处、专业市场等为代表的传统“走出去”形式,发展到在境外建立生产基地、设立研发中心、海外并购、海外上市等多种新形式,境外投资企业数和投资额逐年上升。

技术日趋优化,装备全面升级

“宁波纺织服装产业转型升级,其核心体现在科技创新上。”宁波纺织服装产业经济研究所负责人夏春玲介绍,“十一五”期间是宁波市全面实施  自主创新战略、建设创新型城市的五年。围绕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市财政对科技创新的投入逐年增加。在政府的推动下,宁波纺织服装企业意识到技术创新对于企业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

“十二五”期间,宁波纺织服装产业通过产品制造水平、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增强了的核心竞争力。产业的科技投入不断加大,比较分析近年来宁波纺织服装业的研发投入,不难看出,科技研发主要是自主研发,直接购买科研成果比例较小。2015年宁波规上纺织服装企业科技活动经费支出总额10.02亿,比“十二五”初的2011年增长12.4%。

从新产品产值这一数据来看,宁波纺织服装自主研发成效显著。2010年规上纺织服装企业新产品产值211.54亿元,占同期工业总产值1208.9亿元的17.5%;2015年规上纺织服装企业新产品产值360.85亿元,新产品产值率达到32%,高于全市规上工业的比重。

与此同时,科技创新成效显现,拥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国家实验室。产业内企业、科研机构、院校研发项目频频获奖,科研成果产业化收效颇丰。紧密纺装置项目产业化和电脑针织横机等占有国产横机大部分市场份额,从而改变了宁波纺织装备制造业相对薄弱的格局。

目前,我市织机的无梭化率达到95%以上。其中,宁波主要面料生产企业的织机无梭化率已达100%。服装企业大量引进国际上先进的电脑排料、自动生产、立体熨烫、自动包装生产线,提高生产设备的加工工艺水平,全市85%以上的重点服装企业关键技术装备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准。

在效益不断增长的同时,宁波规上纺织服装行业用工人数从“十一五”期间的40万人,下降到目前的23.4万人,“劳动密集型”的形象正悄然改变。

 “触网”转型提速,模式多维创新

日渐卓越的在线购物网站和无处不在的手机购物应用程序,给购物者找到新鲜且简单的购物模式。线上、线下的融合成为纺织服装行业新的发展方向,一场互联网革命正深刻地影响着传统纺织服装行业。

宁波市委、市政府积极引导纺织服装企业“电商换市”,推动宁波服装企业进入电子商务的“黄金时代”。

龙头企业纷纷“触网”升级。近年来,雅戈尔已累计投入30亿元用于渠道网络建设,雅戈尔的所有实体门店均转型为O2O模式下的线下消费体验馆,与雅戈尔在线上的电商网站(天猫、京东、唯品会等)、雅戈尔微商城、社交媒体,及手机终端的移动社交、APP等平台同步联动,形成以大会员为核心的闭环。去年开始,雅戈尔还充分应用大数据手段进行全渠道营销。用数字化包装渠道终端,让每一家店铺都变成企业敏锐的市场触手。

大规模个性定制开始颠覆千篇一律的同质产品。旦可韵+慈星强力打造“互联网+服装定制”,从下单到整件毛衣制做全部通过计算机管理来实现。拍照、上传图片,后台就能通过图片数据测出人体尺寸,并链接工厂进行私人订制。

同样爆红的宁波拇指衣橱男装个性化定制生态系统,不仅打通了消费者到服装厂的最后一公里,还建立了线下服务体验中心,把跨界模式、粉丝社群经济模式、免费形象设计、免费量体、免费咖啡厅、终身免费干洗熨烫和修改、场景化服务营销巧妙融合,赢得市场青睐。

与此同时,一批本土平台服务商应运而生。宁波搜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搭上互联网+快车后,云集了20万家面料供求企业,日均发单量突破1000单,发单量300万米以上,已是国内最大的纺织行业撮合交易平台。

博洋、太平鸟、GXG、维科等龙头企业也在追逐数字经济的竞赛中,脱颖而出、持续领跑,成为一道亮丽风景线。

另外,宁波纺织服装龙头企业在商业模式创新上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与众多纺织服装企业热衷轻资产运营不同,雅戈尔反其道而行之,打造了一条从棉花到零售的覆盖服装业全程的垂直产业链;

杉杉坚持实业与投资并驾齐驱、产业与金融双轮驱动的发展战略,涉足服装、锂离子电池材料及投资三大业务板块;

太平鸟将“快时尚”的理念融入销售渠道,通过“感知+反应”,第一时间向消费者传达时尚信息,成为快时尚的急先锋;

申洲集团集织布、染整、印绣花、裁剪与缝制四个完整的工序于一身,产品涵盖了所有的针织服装,包括运动服、休闲服、内衣、睡衣等,成为了宁波纺织服装企业率先国际化典范。

风云二十年,宁波纺织服装产业历久弥新,依旧是宁波引以为傲的城市靓丽名片和传统优势产业。未来五年,宁波纺织服装产业将抢抓“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重大机遇,以两化深度融合的现代工业制造体系为基础,向着智能化、时尚化、国际化方向疾驰快跑,宁波将成为一座闪耀东方的时尚纺织名城。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