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2016-05-16    

没有姜悦音设计的裙子 曲筱绡也许追不到赵医生

  姜悦音的工作量在最近一个月暴增——除了每天接受采访、处理不断增加的订单,她还要抽空见律师和各种投资人。她没几个小时可以睡觉,但她不得不抓紧一切时间。
 
  “你看看我的黑眼圈。” 她坐下来清了清嗓子说,“我需要一杯润嗓子的饮料。”
 
  姜悦音是谁?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提到最近超火爆的电视剧《欢乐颂》了。古灵精怪的富家千金曲筱绡在剧中穿的衣服,大部分来自姜悦音的服装品牌Pollyanna Keong。比如这条出镜率最高的扑克国王半裙,以及这套向赵医生索吻的套装,都令人记忆深刻。
 
  电视剧的走红带动了网友们挖八卦的热情,姜悦音也在被扒之列。澳门人姜悦音是90后,在北京长大,她的品牌Pollyanna Keong注册于2013年,那时她刚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工业设计系毕业。现在,品牌从2014秋冬系列开始,已经出了5季了。
 
  姜悦音说自己算是个有艺术细胞的工科女,从小学习绘画,最擅长的是图案,这一点从曲筱绡的衣服上也可以看出来。在大学时,姜悦音就有了想做服装品牌的打算,于是在淘宝上开了一家淘宝店。学生时代时间充裕,她去了非洲、印度、尼泊尔、以色列等地方独自旅行,每一个地方都给了她绘制图案的灵感,后来那些都变成了她每次设计的主题。
 
  但迫于专业限制和生活压力,2013年前,她的主业还是在亚马逊做用户体验,没法全身心扑在衣服上,淘宝店只有一搭没一搭地经营着,到了今天,店铺的信用度还只有4颗红心。
 
  姜悦音 
 
  然而,你永远很难估计到底命运的转捩点在哪一刻来临。
 
  就像《想你》捧红了口红色,《星你》捧红了Jimmy Choo一样,一个火爆连续剧的背后,女孩们对演员同款衣服的需求也在膨胀,她们到处找渠道想要购买。《欢乐颂》成为现象级的电视剧后,随着关于曲筱绡的讨论变多,姜悦音的微博留言板也跟着变得热络。她早期的微博只有几条回复,最近,这个数字涨到了八九百。
 
  “太好看啦,尤其喜欢那个半裙啊。”一个网友如是说。排在她下面的,还有数位“时装评论家”。但“评论家们”估计是最近才转行的,他们对剪裁和面料提及不多,光顾着说:“这是小曲的衣服呢”。
 
  突如其来的订单量令这位兼职客服的设计师一时有些招架不住,“ 那时候我还在想补80单会不会多?要不补50好了,我觉得能卖出100条就不错了。” 在此之前,扑克裙的月销量是3件,再看看现在,裙子现在已经卖出去了1000多条了,淘宝店铺的收藏数量也从800涨到了4万多,订单还在持续追加中。
 
  “剧组也没想到,这部剧能火成这样。” 姜悦音说,“ 讲个有意思的事儿,某天,文儿姐在机场看到了一个自己的同款造型,连发型都是模仿曲筱绡的。”
 
  姜悦音嘴里的文儿姐就是曲筱绡的扮演者王子文。其实正是由于和王子文的私交,姜悦音的设计才得到了进入《欢乐颂》剧组的机会。两人是通过共同朋友周丹介绍认识。
 
  “中国的电视剧产业没有韩国那样完整的产业链,剧组的造型师拥有好品味的太少,为了省钱,剧组也会允许演员自己带衣服。” 周丹是姜悦音的闺蜜,在娱乐圈工作,深谙这个产业的运作规则。而那时候,王子文正好觉得姜悦音的裙子和曲筱绡的角色定位和气质都很搭,便穿着进行了拍摄。
 
  其实在《欢乐颂》之前,电影《北京时间》里,女二号周秀娜也穿过Pollyanna Keong的衣服,那时是造型师搭配的,还有霍思燕在主演的《再见老婆大人》里也穿过。但这两部剧,都没有让姜悦音的品牌跳出来。
  独立品牌和影视行业开展合作,早已是现在设计师品牌发展的一条常规道路了,这其中的核心是明星效应,就像范冰冰穿红了卜柯文。但很遗憾的是,由于中国时装剧产业的不完整,没火恐怕才是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常态。
 
  原因之一就是时装剧比例有限且质感欠佳。细数中国火起来的电视剧,古装剧的比例要高得多,从《步步惊心》到《甄嬛传》再到《花千骨》不胜枚举,一提到现代剧,能叫出名的无非就是《蜗居》、《裸婚时代》等等,里面还有一半都是耐撕的生活婆妈情节。要说时装主题的,道具和服装大多都没有走心,比如《时尚女编辑》,看着就让人感到尴尬。
 
  从这个角度上讲,姜悦音算幸运。不过,姜悦音也不是毫无准备。在欢乐颂播出前夕,姜悦音开始把她荒废的淘宝店捡了回来。她把电视剧的同款裙子都放在上面,还做了一个挺聪明的决定——调低价格。
 
  “ 我重新定价了,这是我的一个策略,最火的裙子之前其实是卖1680元的,我现在卖880元。” 某些时候,短发女孩姜悦音和有生意头脑的曲筱绡有着相像的一面,“ 订单量上去了,成本自然就下降了,我调价调了好几次,但是我想再便宜的话,设计的价值可能会受到损害。”
 
  但是,现在卖得好并不意味着 Pollyanna Keong 就有一个光明的未来,随着《欢乐颂》第一季的完结,热度也会随之减少,姜悦音打出品牌的时间很有限。
 
  爆款裙只是一个开始,姜悦音希望借此机会把自己从一个独立品牌转向一个商业品牌。她希望Pollyanna Keong能批量生产,并且她的设计风格充满童趣,定位的人群是18岁到30岁追求个性的年轻人,这样衣服就不能卖太贵。
 
  有赖于热点和大众化的定位,姜悦音拓展了团队,她找来朋友赵畅做合伙人,帮她作商业上的规划。最近还有投资人找上了门,两个人一起出面,气场比较足。另外,她还招了一个助理,帮她打点淘宝店的生意。
 
  但即使如此,姜悦音依然很难从杂事中脱身。因为零售商也纷纷盯上了这块香馍馍,几年前合作过又疏离了的设计师品牌电商D2C又重新找到了她,要求上货并增加订单,还把姜悦音的品牌打上了网站首页。
 
  “我知道一定能卖得出去。” 听起来很自信,但没人知道姜悦音心里的百感交集。两年前,她还是个把设计寄卖在买手店,因自己承担着所有风险而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的年轻人。为了赚钱,她还和一个上海本土得不能再本土的服装公司——亦谷——推合作款、走T台秀,即使她对此并不喜欢,“ 那不是我的风格,给我的钱也不多,但是有钱就得挣。”
  虽然光是说补货、见投资人、完善淘宝店、制定新计划等日程听起来已经够头大了,但最令姜悦音痛苦不堪的,却是泛滥的“盗版”。
 
  现在搜一搜曲筱绡同款,产品数量多达100页,那条扑克国王的半裙在淘宝上最便宜只卖到49元一条,有的甚至还是天猫店家。这还没完,据赵畅表示,作为设计师产品最为重要的出口,上海竟然还有Showroom也在出售假货,450元卖曲筱绡全套,即使王子文在剧中搭配的那件红色上衣并不是Pollyanna Keong。
 
  姜悦音有些崩溃,这些天,她督促着赵畅写律师函,“ 之前我们还没有这么出名的时候,淘宝上只有一两家干这事儿的,现在已经这种地步了。最可怕的是,这些人都坦然地对顾客说是假货,还有人说这个品牌是Valentino,原价上万。”
 
  消费者对于寻找同款的渴求,并不和关心谁是正品设计师对等,这是假货横行的根本,这让姜悦音感到无能无力,她还提起了去年,另一个独立设计师张娜和她的品牌FAKE NATOO 品牌被别人抄袭的案例,“ Face Natto 的事整个圈子的人都知道,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太难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个品牌是我设计的,无论有多人会关注,但是我们需要去解释。”
 
  这些疲惫都被好友周丹看在眼里。周丹担心,姜悦音找不到她真正该做的事。
 
  “时装剧的植入越来越多,产品很重要,她明白道理,但抽不开身,这时候她也没办法一下子就做出新设计来。” 在娱乐圈,周丹看过的爆红又转瞬即逝的案例太多了,她对好友的现状看得格外坦然,“ 比如吉承这个品牌,翅膀套头衫很有名,那也是和明星捆绑式合作的结果。《欢乐颂》这部戏,在开播前我们就知道很好,是行业标杆,可能会红。这一行,我们常说眼看起高楼、眼看宴宾客、眼看楼塌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一直给她泼冷水,告诉她后面该干嘛。”
 
  周丹给出的意见很中肯,她觉得姜悦音应该先出名,借此机会做品牌合作的延展,和王子文的绑定只是一时,她应该要让更多的艺人穿上Pllyanna Keong。不能把《欢乐颂》的粉丝转成品牌的粉丝并把人们留下,还是不能活。
 
  “她目前应该动用所有的关系发展品牌的宽度。盈利这件事,设计师初期考虑不聊那么多,你得有新款,别的艺人才会因为各种机遇穿到。” 周丹说,按照她的计划,她正打算把姜悦音带进另一个香港导演的项目里去。
 
 
  这两天,姜悦音的思绪清晰了不少。她开始在微博上频繁转发《欢乐颂》相关的信息,以确保更多的人看到自己的设计。另一边,她还要重新申请一个天猫店,因为天猫比淘宝的品牌价值要高,顾客对正品店铺的辨识度也更强。
 
  而合伙人赵畅则打算把姜悦音包装成一个网红,但姜悦音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她还有自己想坚持的“ 文艺事业”要兼顾,那是一本叫做《Homework》的独立月刊,是她和一个摄影师朋友一起办的,姜悦音负责写文字。
 
  “试图尝试找回最初的心境,单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姜悦音在杂志的四月刊中提了前言,这些文字对于当时还没什么人知道的她来说有些强说愁,但如今读来,却别有深意,“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来源:界面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