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2016-05-12    

Chloé创意总监:我们并不是为拍照而设计

  戴眼镜是 Waight Keller 最近的新尝试。 摄影:Theo Wenner
 
  自从 5 年前接手 Chloe 创意总监一职,英国设计师 Clare Waight Keller 就和她的丈夫以及 3 个孩子 ——13 岁的双胞胎女儿 Charlotte 和 Amelia,4 岁的小儿子 Harrison ——住在巴黎 16 区。
 
  西区女郎:Waight Keller 在巴黎 16 区的一条安静小道上。自从 5 年前为了工作搬到巴黎,她就与家人住在这片区域。 
 
  公寓坐落于一个安静而富裕的街区,不远处是布洛涅森林的大片绿地,每到周六早晨,Waight Keller 和女孩们就在那儿的湖边打网球。很多时候,一个设计师的住址可以透露他的个性,譬如 Jean Paul Gaultier 住在巴黎的红灯区 Pigalle(位于 9 区),而 Karl Lagerfeld 过去 40 年来都只住在塞纳河左岸 Quai Voltaire 和 Rue de l’Universit 的方寸之间(位于 7 区)。相比夜生活丰富、跨种族居民聚集的 9 区和画廊遍布、被美国作家无数次浪漫刻画的 7 区,Waight Keller 居住的 16 区看上去要平淡许多。这里不是明信片式的巴黎 ——如果 Woody Allen 在花都取景,他多半不会选择这里 ——但却真实地体现了巴黎的一面,奥斯曼建筑统一而规整,路上行人时髦而不露富。这座城市的优雅背后是讲究规则,是刻意低调,是面对现实,不能说不像 Chlo 这个品牌的风格。
 
  Chlo 由一个名叫 Gaby Aghion 的女人创立于 1952 年。当这位埃及移民来到二战之后百废待兴的巴黎,Christian Dior 的“新风貌”正如日中天,统治着时装界的是蜂腰伞裙的轮廓,是量体裁衣的传统。这样的时装,即便在当时,仍是为沙龙而非街头服务的。Aghion 对装扮女性有自己的想法:“我在沙滩上见到的女人都比我在街上见到的穿得漂亮。”她想到了用棉府绸设计一系列精致但方便穿着的连衣裙,并借用了好朋友的名字为品牌命名,于是,一种有别于高级定制服、粗糙的仿制品或劣质成衣的全新时装类别诞生了,Aghion 称之为 “Prt--Porter” ,从此高端成衣成为现代女性的穿着方式。
 
 
  忠于自我:这几年在设计上显露出更多自信的 Waight Keller 将她的两大个人情结 ——大衣和牛仔都打造成了 Chlo 的主打单品。 
 
  在 Waight Keller 上任的时候,这间时装屋已经取得了全球范围的成功。和那些用姓氏命名的时装品牌不同,Chlo 是一个名字,它身上的女性气质因为它的拼写和那一撇可爱的变音符号而显得与生俱来。尽管在 2006 年后经历了一段多位设计师接替执掌的时期,它的品牌精神基本上始终未变 ——并不是大多数时装品牌都能如此。在 Waight Keller 的诠释下,Chlo 注重实用主义的女性气质被加入了些许男孩子气的洒脱,连帽运动衫用来搭配丝质长裙,牛津衬衣外披驼色大衣。 
 
  “我知道 Chlo 一直是个十分女性化的品牌,而且总和一丝女孩情结有关。” Waight Keller 说,“但我在开始一个新系列的时候总会问自己,男孩在哪里?我们要如何表现 Chlo 女孩的对立面?”说这番话的时候,Waight Keller 在她 16 区的公寓里,坐在厨房的大餐桌前。她建议在厨房里接受采访,而不是在客厅 ——两个打通的房间,摆放着 Marco Zanuso 设计的沙发、非洲雕塑和一幅 Ryan McGingley 的作品 ——因为这让她感到更自在。她穿着一件下摆刻意拖着线头的靛蓝色牛仔上衣,下半身是一条同样拖着线头的靛蓝色牛仔裤,有些类似去年春夏她在时装秀上展示的全身牛仔造型。那是一场具有突破意义的秀,是 Waight Keller 来到 Chlo 以来最个人化的一个系列,包含她钟爱的 1970 年代元素,有 Ali MacGraw 会穿的麂皮夹克和短裤, 以及 Carly Simon 式的连衣裙和角斗士凉鞋。那同时也是 Waight Keller 第一次将牛仔面料运用到 Chlo 的设计中,她说自己为此等待了数年。“牛仔有一种魔力,”她说,“它能让设计立刻变得真实又摩登,但我必须用一种恰当的轮廓把它表现出来,让它适合 Chlo。”
 
  有些设计师会用入主某个品牌的第一场秀宣告自己的到来,使用一切个人符号,就好像在说:你看,我来了,这就是我。Waight Keller 则属于另一类设计师,他们的前几个系列显得小心翼翼,全然将自己藏于品牌之后,谨慎得让你想鼓励他们放开手脚,直到某一刻 ——对 Waight Keller 来说是上面提到的 2015 春夏,他们才真正将“自己”和“品牌”这两者合为一体。在我们见面的前一天,Waight Keller 刚刚完成了一场新的发布会。以 1970 年代独自横穿欧洲和中东大陆的摩托车手 Anne-France Dautheville 为灵感 (“她是第一个这样做的女性,你能想象她的经历吗?”),这个系列是 Waight Keller 上任 5 年来作品风格的集大成者:一方面是拼色机车夹克和皮革背带裤的硬朗,另一方面则是荷叶边上衣和钉珠斗篷裙的温柔。现在,她那“当女孩遇上男孩,当法国遇上英国”的设计思路已经深入人心。 
 
  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40 岁出头的 Waight Keller 训练有素,履历表上她曾效力的公司包括 Calvin Klein、Ralph Lauren 和 Tom Ford 时代的 Gucci。她开玩笑说自己见证过 “每个年代的精华”,无论是在 1990 年代令极简主义大行其道的 Klein,还是在 2000 年初将老牌革新模式运用得炉火纯青的 Ford。她于 2005 年被任命为羊绒时装品牌 Pringle of Scotland 的创意总监,这段经历不仅让她充分发挥了自己在外套设计上的才华,她作为团队领导人的实力也在此期间得到认可。在 Chlo,Waight Keller 是品牌过去 10 年内的第 3 任创意总监,也是唯一一位任期超过 3 年的。之所以提起这些,是因为时装界当下正处于一个令人困惑的过渡阶段,各大品牌创意总监离职的新闻层出不穷。虽然设计师与品牌意见相左而分道扬镳的先例并不罕见,眼下的问题却是,对于分歧的报道出现得日益频繁,在部分行业观察者看来,一名年轻的创意总监如果为同一个品牌工作超过 3 年,似乎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
 
  购物时间 当设计师遇见购物袋。 
 
  如果说 Chlo 能够在这场关于变更的流感中免疫,那可能是因为它早已习惯于创意总监的来来往往。早在 1960 年代,Gaby Aghion 就开始在工作室中引入年轻设计师。她于 1964 年聘请了一位名叫 Karl Lagerfeld 的德国设计师,在后者为 Chlo 工作的 20 年中,这间时装屋推出了它最经典的产品,包括层层叠叠的雪纺,风中摇摆的长裙。在此之后,Chlo 迎来了一批才华横溢的女性设计师的加盟,从 Martine Sitbon 到 Stella McCartney,从 Phoebe Philo 到 Hannah MacGibbon。“她们每个人都带来了自己的东西,而这正是 Chlo 可贵的地方。”Waight Keller 说,“与此同时,Gaby 的精神一直都在。这个品牌的精髓向来是描绘真实女性的着装态度,它在意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一种廓形。”
 
  这样的 Chlo 不会登上头条新闻,也不试图引领潮流,但却做到了直接和女性顾客对话。
 
  “这是我遇到过的唯一一个可以卖出这么多短裤、连身裤和背带裤的品牌。”作为裤装爱好者的 Waight Keller 这样形容她初到 Chlo 时的惊讶,“我是说,我们卖出的裤装就像其他品牌卖外套和大衣那样多。这太棒了。”比起那些侧重于配饰或晚装的品牌,Chlo 的关注点主要在于日常时装,尽管它的手袋(例如人见人爱的 Drew)和礼服也都大受欢迎。和她的团队一起,Waight Keller 构建出当代城市女性的衣橱,其中的必备品包括:大量不同轮廓和长度的裤装,易于搭配的上衣和针织品,考究的连衣裙和半裙,还有 ——最重要的 ——大衣。“我们意识到大衣在当代衣橱中的地位超过了外套。你需要一件大衣来表达你的态度。”Waight Keller 说。
 
  在工作中或私底下,她都穿自己的设计,这对她来说是最重要的实验,因为某些比例和面料是否可靠只能在生活中发现。何况她每天都在一群女性身边工作,她们都是她的免费意见库。“我们有一整幢楼的女人!”Waight Keller 说,并补充在 Chlo 总部,80%的员工是女性。和同性共事的好处是什么?“我们都一样敏感,能互相理解对方的感受,很多时候你不用解释太多。”
 
  尽管 Chlo 出品了一部分业内最精致的大衣、阔腿裤和连衣裙,但是出于某些原因,Waight Keller 并没有在时装评论圈中得到她应有的褒奖。Cathy Horyn 在她的评论里写道:“比起新鲜和出人意料的东西,我们通常得到的是一种类似投掷硬币的随机,就像本季阳刚的摩托车手皮衣只是春夏甜美风格的替代品。”但这其中的真相或许是,Waight Keller 根本从未以取悦评论家为初衷进行设计。评论家热衷的是观点强烈或概念深刻的时装秀,这让他们更有东西可写,但对 Waight Keller 而言,观点或概念都不是她所看重的;她看重的是产品。“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并不是为拍照而设计,有的设计可能在图片中很美,但在实际穿着中却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在 Chlo,我们要确保那些衣服在现实中和在照片里一样漂亮,这样顾客走进店里才不会失望。”
 
  至于眼下被一些品牌大肆宣传的“即看即买”策略,Waight Keller 表示自己“还没有百分百信服”。“现有的时装秀机制既然能存在这么久,是有它的道理的。”她说,“我们遭遇了一些问题,是因为我们自己首先脱离了这个机制。早春和早秋系列得到太多曝光,已经成为没有时装秀的时装秀。我现在想做的则是让早春和早秋系列回到过去那样,只邀请买手和媒体预览,而不在网上进行宣传,我相信这样做能够缓解许多设计师的压力。”
 
  和 15 年前 Stella McCartney 入主 Chlo 时的情况相比,Waight Keller 这一代的品牌创意总监面临更多方面的挑战,这不仅指早春早秋系列,还包括配饰开发、网络销售以及副线( Waight Keller 从 2014 年开始正式接管 See by Chlo 的设计大权)。当然,这一切压力,都在回到家的那一刻化为虚无。“在家的感觉很棒,见到地上散落的玩具、餐桌上的家庭作业,让我能一下子从时尚中抽离出来。”Waight Keller 说着,看一眼厨房外走廊里、耐心等着妈妈结束采访的 Harrison。就让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吧,属于母亲的时刻到了。
 
  Waight Keller 在 Chlo 历年来的作品,从 2012 春夏系列至最新的 2016 秋冬系列。
 
  来源:界面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