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2016-04-20    

中国企业一季度海外并购超千亿元

  今年一季度,中国企业还在全球买买买吗?
 
  商务部和外部机构对此的回答大相径庭。
 
  汤森路透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跨境并购交易总规模为951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36%;彭博社数据也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企业年内已宣布的海外并购交易规模达113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800亿元),不仅超过2014年全年,同时也接近2015年创纪录的1210亿美元水平。
 
  不过,4月19日商务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言人沈丹阳表示,根据商务部统计,今年一季度,我国企业实施的海外并购项目共计142个,实际交易金额165.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千亿元。这一数据与彭博社的数据相比,差距接近6倍。
 
  在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直接投资研究中心副主任杨立强看来,数据统计口径不一样很正常,但从去年到今年,尤其是一季度的并购项目来看,中国企业跨境并购呈现出井喷的态势,“这也预示着中国企业海外走出去进入一个新阶段,并购模式取代新建分支机构成为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主要方式。”
 
  海外并购热
 
  跨境并购正成为一个热词。
 
  一家券商最新发布的纺织服装研报显示,数周以来,包括山东如意集团、杭州永盛纺织等在内的国内纺织企业纷纷在海外进行并购。而统计显示,自2015年6月以来,包括朗姿、歌力思等国内纺织企业更是数次进行海外并购。
 
  并非只有在纺织服装领域,今年以来,包括通信、智能制造、医疗,乃至于食品、化肥等行业,关于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消息层出不穷。
 
  此前多家外媒报道称,自年初以来,中国企业收购外国公司的并购案例频频,几乎一个季度就接近2015年全年的并购额。
 
  对此,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4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说,实际更多原因是统计口径混乱,把正在谈、正在磋商的和其他一些不准确的数据都混在一起,从而得出一个很大的数据。
 
  沈丹阳援引外媒报道的今年一季度中企境外并购交易规模达到“1130亿美元”的例子说,这种统计要么是所报道的大部分项目还处于商业磋商阶段,要么还需要通过国内相关政府部门的安全审查,离项目最后能否交割还有很大距离。
 
  比如,按照商务部统计,今年一季度最大的海外并购项目是三峡集团以近37亿美元,收购巴西朱比亚水电站和伊利亚水电站30年特许经营权;而在已宣布的并购项目中,今年2月初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斥资430亿美元收购瑞士农药和种子巨头先正达,乃是迄今为止金额最大的收购计划。
 
  对于统计数据的差距,杨立强解释说,因为中国商务部统计的跨境并购数大多计算的是有备案的企业,因此像某些中国企业在国外的分支机构、或者未备案在册的企业,就可能未进入统计名录中。
 
  “我们现在看到的结果比较夸张,但这可能是企业一两年前开始酝酿的项目,集中爆发出来了而已;而且跨境并购受大项目拉动,一下子就提上去了。”杨立强说。北京新世纪跨国公司研究所研究咨询部副主任丁继华也认为,外媒的统计可能是把诸如少数股权投资公司的跨境并购业务算入其中,但商务部统计的企业,是母公司控股10%以上的才计入并购类型。
 
  多因素促并购激增
 
  不可否认的是,今年以来,中国企业跨境并购确实呈现出火爆的局面。
 
  按照商务部数据,去年中企跨境并购项目593个,交易额为401亿美元;单今年一季度(165.6亿)的并购额就占到了去年全年41%的规模。
 
  在杨立强看来,之所以今年一季度中企跨境并购火热,一方面与国内宏观经济形势分不开,受国内很多行业产能过剩、资本市场不稳定的因素驱动,企业转而到国外开拓市场,以此来弥补国内市场需求不足的问题。
 
  另一个因素是,中国国内消费需求的升级。以纺织服装为例,光大证券认为在国内外市场需求低迷、消费升级的趋势下,海外并购是解决国内企业瓶颈的有效途径。
 
  这明显的反映在了企业跨境并购类型上,中企对国内需求旺盛的中高端消费类型、及转型中的新兴产业倍加青睐。丁继华说,如今中国企业的海外资产配置类型,已从2002-2005年的以机械制造业,转到2008-2010年的能源资源行业,再过渡到当下以新兴产业、服务业为主导的类型。
 
  同时,从中企并购企业的所属地区来看,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是主要集中地,比如今年万达集团宣布以不超过35亿美元收购美国传奇影业,海航集团宣布拟以60亿美元收购美国IT产品服务分销商英迈,呈现出地域相对集中的特点。
 
  除了长期性因素外,商务部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此前指出,之所以并购额会在今年一季度明显增加,也有企业担忧人民币风险,转而配置国外资产等因素有关。
 
  不过,沈丹阳表示,总体来看,中国企业境外并购规模和增长速度是正常、合理的。他在会上亦指出,尽管中国企业境外并购规模已经比10年前扩大了十几倍,但还处在起步阶段。2015年中国境外并购交易金额是大幅度上升,但仅占全球境外并购金额的6.2%。而且,由于并购区域相对集中,应对国外政策障碍和文化差异的经验、人才不足,确实面临着潜在的国外市场风险。
 
  “因此,如何从政策上有效引导企业制定符合发展需要的并购策略,积极稳妥开展境外并购,是政府需要研究促进的一个重要问题。”沈丹阳说。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文/张梦洁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