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1日
2016-04-08    

要是伊夫·圣洛朗还在世 他会满意第四代传人吗

  纪录片《时尚大师圣洛朗》剧照/图片来源:Yves Saint Laurent
 
  发生在Saint Laurent身上的这场高层变动,仿佛一台预演已久的时代大戏——早在今年1月就曾传出换帅秘闻。也亏得酝酿时间充分,开云集团前脚证实Hedi Slimane的离任消息,后脚就公开了新一任创意总监,来自比利时的Anthony Vaccarello。Anthony Vaccarello的上一份工作是Versace副牌Versus的创意总监。
 
  相较Dior、Lanvin、Balenciaga等奢侈品牌,Saint Laurent换血行动之干脆、利索堪称“无缝衔接”。
  前任创意总监 Hedi Slimane与现任Anthony Vaccarello
 
  按照惯例,品牌首席执行官Francesca Bellettini和母公司开云集团主席Franois-Henri Pinault在人事声明中不免对新任创意总监来一番赞美。Francesca Bellettini称其摩登、纯粹的美学与时装屋完美契合。他表示:“Anthony Vaccarello设计的轮廓无可挑剔地在不羁的女性设计与锐利的阳刚之气之间达到平衡。要诠释Saint Laurent精髓,他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故事的另一头,刚刚向Versus Versace递出辞呈的Anthony Vaccarello处于休假状态,目前无法接受采访。他留给公众的最新讯息只有公告中的只字片语:一方面深表荣幸,另一方面则不忘向品牌创始人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致敬,“他的创意、风格及胆识使之成为传奇人物”。
 
  可要是伊夫·圣洛朗还在世,他会满意自己的第四代传人吗?
 
  在影视界,恐怕再也没有比圣洛朗更受欢迎的时装主题了。与他相关的纪录片至少有 6 部,其中最新的两部影片恰巧于2014年先后上映。其中《时尚大师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提纲挈领地回溯了他的人生历程,而《圣洛朗》(Saint Laurent)则将重心放在1965年至1976年之间的巅峰时期。在那十年里,他充分展现出与生俱来的设计天分,但却因过分敏感、脆弱跌入吸毒、酗酒之中。
《时尚大师圣洛朗》剧照
 
  当创始人还在世时,YSL是一个怎样的品牌?
 
  早在17岁那年,圣洛朗初到巴黎就被时装杂志Vogue发掘为神童,进而踏入当时大放异彩的时装屋Christian Dior担任设计助理。三年之后的1958年,他在Dior先生过世之后被任命为首席设计师。当时21岁的圣罗兰站在Dior总部的阳台上,春风得意,身边围绕着各家报社派出的摄影记者,楼下大街则被围观群众挤得水泄不通。
 
  可等他真正成为时尚改革者,已经是1960年代。1962年,从阿尔及利亚战场服完兵役回归的圣洛朗被Dior赶出门。一度失意之后,他与恋人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e)变卖家当,在巴黎租了一套两室小屋用作工作室,设计同名品牌时装。从那个时候开始,三个字母相连的“YSL”标记逐渐霸占起报刊、杂志头版。
 
  1965年,圣洛朗以荷兰抽象画派先驱皮特·蒙德理安(Piet Cornelies Mondria)的作品《红、黄、蓝构图》为灵感,推出“蒙德理安裙”(Mondrian collection)。他对色彩素材的大胆运用,给1960年代时装带来了崭新的面貌与气息,奠定了他在设计界的领导地位。在随后的5年中,Yves Saint Laurent店铺从原本巴黎塞纳河左岸,拓展至全球46家连锁店。
 
  蒙德理安裙
 
  蒙德理安裙
 
  经由图纸、布料与针线,他打破男女之间的着装樊篱——让女性穿上了裤子。1966年,圣洛朗设计出第一件女性吸烟装(Le Smoking)。这件男性专属衣物最初是指上流社会的男士在晚宴结束后,为了坐在吸烟室里抽烟脱下燕尾服而换上的黑色轻便装。在圣洛朗笔下,女性吸烟装同样拥有领结、马甲、白衬衫、铅笔裤,可细节处仍旧保留着高雅和柔美。无论是厚质面料,还是柔软质料,不管是修长的连衣裙,或正式的套裙,他总会处理得十分舒爽和柔美。
  女性吸烟装


  女性吸烟装
 
  在此期间,圣洛朗和贝尔热分工负责设计与商业管理。1976年,圣洛朗进入前所未有的创作高峰期,推出一系列具有国际特色的Cossack时装系列,同时含有吉普赛、印度、高加索、斯拉夫、土耳其等样式。另一方面,他的时装开始从历史、艺术、文学中汲取大量灵感,例如芭蕾舞编剧狄亚格列夫、画家毕加索、马蒂斯。
 
  第一代传人是“时尚金童”Tom Ford,但在YSL他有点不得志
 
  在1980年代拿完CFDA设计大奖和奥斯卡特别奖项之后,圣洛朗的设计从质量和产量两方面双双走低,开始重复“劳作”。后来的美国设计娇子汤姆·福特(Tom Ford)于1999年从他手中接过指挥棒,严格意义上的圣洛朗时代告一段落。
 
  品牌联合创始人贝尔热对汤姆·福特,以及他之后的斯特凡诺·皮拉蒂(Stefano Pilati)都没有太多好感。他去年接受Vogue采访时说:“我承认汤姆·福特身上有许多天赋,不过这仅仅是指营销方面。确实他对古驰的品牌革新作出了很大贡献,我很欣赏他,我得再强调一遍,很欣赏。但他的成功并没有延续到Yves Saint Laurent。至于皮拉蒂,最好什么也别说,因为他没有立下任何功劳。”
 
  Tom Ford执政的5年内,Yves Saint Laurent先后推出了女士香水“NU”和男士香水“M7”,因各自独特的香型,性感大胆的广告宣传策略掀起抢购狂潮。2004年,当他离开时,斯特凡诺·皮拉蒂被提升为品牌创意总监。与前者不同,皮拉蒂的审美严苛清简,偏爱在低调用色里以小面积亮色作为点缀。
 
  在剪裁方面,皮拉蒂习惯用男装剪裁包装职业女性,他乐于表现一种干净、纯粹、隐晦的女性形象,令人无法产生性幻想,更像是一群时髦的工作狂。这种略显顽固的持续性表达偶尔也会受到反对者的谴责,认为其不够创新,固步自封。
 
  第三代传人Hedi Slimane干脆把品牌名字都改掉了
 
  终于,“岌岌可危”这一词在2012年降临到Yves Saint Laurent的头上。时任Dior男装创意总监的Hedi Slimane被挖了过来,一上任就宣布更改品牌名称——变为Saint Laurent Paris。逐渐地,品牌创始人当初的高雅、端庄为街头、摇滚所替代,就连所有广告大片也焕然一新——黑白色调中,模特通常一副“谁也别来惹我”的颓废表情。更加夸张的是,Hedi Slimane将Saint Laurent在巴黎的工作室搬到他居住的美国西海岸,随后他回归圣罗兰的处女秀只向少部分私人顾客开放。
 
 
 
 
  如果你认为他这是任性,那他绝对有这个资本。虽然Hedi Slimane上任后的第一季作品以批判声告终,可第二季却创下营收增张27%的好成绩。据开云集团释出的年度财报显示,Saint Laurent 2015年销售总额更是达到9.74亿欧元,同比增长37.7%。四年以来,Saint Laurent成为为时下最受年轻人最捧的时装品牌之一。棒球外套,T恤与牛仔裤等成为了与配饰销量相当的产品分类。
 
 
  Hedi Slimane的吸烟装
 
  在任期间,Hedi Slimane做出了不少决定性的举措,其中包括他在去年宣布的, YSL高定系列的重启。他相中了巴黎左岸的Htel de Snecterre ,并将其改造为品牌的高订时装部。除了曾在男装发布会中穿插一些高订作品之外,今年3月Hedi Slimane在巴黎举行了‘第二十三个Yves Saint Laurent系列’的发布会。这场高订发布会依照YSL传统的方式举行,座位上以金属铭牌刻上宾客名字,没有背景音乐,仅以人声唸出模特的名字,设计上也参照了不少Yves Saint Laurent 的早年经典设计,成功赢得不少到场业内人士的芳心。
 
  新的创意总监能为YSL带来什么?
 
  有这位前任在,Anthony Vaccarello身上压力势必不轻。首要挑战可能就在于品牌与自我风格间的平衡——这几乎是每位新任创意总监必经之路。从他先前在Fendi和Versus Versace的设计作品来看,凌厉的几何线条和大片裸露肌肤正是他的风格。Versace首席设计师Donatella Versace当初聘请Anthony Vaccarello就是因为“他能将酷和性感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Versus Versace 2012秋冬系列


  Versus Versace 2014秋冬系列


  Versus Versace 2016春夏系列
 
  贝恩斯坦奢侈品分析师Mario Ortelli认为,Saint Laurent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品牌层面”,即大部分顾客愿意花上1500欧元的消费品牌,而非设计师。尽管如此,法国巴黎银行分析师Luca Solca表示:“尽管品牌是最重要的资产,可你还是需要一位对的创意人才保持调性。”他更重要的作用可能体现在品牌革新阶段,例如Hedi Slimane之于2012年的Yves Saint Laurent、Alessandro Michele之于2015年的Gucci。
 
  而如今的Yves Saint Laurent是否处于求变的阶段?延续Hedi Slimane风格能否让顾客接着买单?Vaccarello的性感冷冽可以满足喜新厌旧的顾客吗?这些问题或许只有能到今年秋天 2017 年春秀系列发布时才能知晓了。
 
  来源:界面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