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2016-03-25    

融入“一带一路” 实现开放共赢

  开放是国家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一带一路”战略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主动应对全球化形势深刻变化、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举措,为我国加快形成陆海统筹、东西互济的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指明了方向,为沿线国家加强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促进共同繁荣提供了机遇。在“十三五”实践中,我们要深刻领会经济新常态下建设“一带一路”的重大意义,将这一重大战略构想落到实处,让开放共赢的宏伟蓝图变成美好现实。
 
  一、充分发挥“一带一路”的重大战略功能
 
  首先,建设“一带一路”有利于保持中高速增长。新常态下的经济要保持中高速增长,一个关键是坚持开放发展的理念,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通过大开放,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开拓发展空间。“一带一路”作为对外开放的总抓手,将使我国从融入全球化到塑造全球化、从向世界开放到世界向中国开放的态势转变,在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的基础上,使中国内部市场一体化提升为欧亚非大市场,从而创造出巨大的有效需求拉动我国经济长期保持中高速增长。
 
  其次,建设“一带一路”有利于优化经济结构。按照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原则,通过“一带一路”与沿线国家加强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领域的深入合作,既可以带动国内外相对落后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为东部沿海地区的产业升级清除障碍。
 
  第三,建设“一带一路”有利于创新驱动。在构建互联互通网络的基础上,建设“一带一路”将提供更多的产业技术交流的平台,国家间技术交流也会步入一个新高度,推动我国经济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建设“一带一路”也有利于我国实施优进优出战略,培育以技术、标准、品牌等为核心的对外经济新优势。各地都应以此为契机,拓展产业技术交流的深度和广度,加大高新技术的引进力度,利用产业转移的空间加速技术密集型产业发展,促进经济增长动力的切换。
 
  第四,建设“一带一路”有利于互利合作共赢。新技术革命正在改变“发达国家技术+发展中国家劳动力+高收入国家市场”这一传统分工格局,价值链的一体化、生产的分散化、营销的全球化成为新的趋势,“一带一路”沿线大部分国家都在积极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产业结构加速调整,基础设施建设方兴未艾。建设“一带一路”可推动与沿线国家实现互利合作共赢,共同设立产业集聚区,既有利于提高我国能源资源保障水平,又可以把我国重大技术装备带出去,把优势产能转出去,把重要技术标准推出去,为国内经济发展和转型升级拓展更大空间。
 
  二、“一带一路”建设中需处理好的辩证关系
 
  第一,处理“新”与“旧”的辩证关系,培育业态新优势。我国虽已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但外贸产品结构中的一些问题也不断显露。进一步提高我国出口产业竞争力,需要推进供给侧改革,注重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品牌、自主营销渠道的建设,注重培育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效益的出口商品。一方面,要“求新不恋旧”。产业基础比较好的一些地方不能吃老本,应积极求新思变,抢占节能环保、生物技术、智能制造等新兴业态发展先机,注重在服务领域如电子商务等产业中,努力发掘新增长点。另一方面,要“喜新不厌旧”。一些传统出口产业是我们的家底,总量大、吸纳就业多,发挥着重要支撑作用。对有比较优势的服装、陶瓷等传统产业要加大支持力度,不断创新科技、产品、管理、商业模式,在提升改造上下功夫。
 
  第二,处理“实”与“虚”的辩证关系,增强投资新优势。建设“一带一路”,要优先从“实”的硬件进行投资,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加强交通建设规划对接,构建联通内外、安全通畅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同时,还要注重从“虚”的软件进行投资,密切人文交流合作,坚持弘扬和传承丝绸之路的友好合作精神,引导和动员民间力量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交流,为深化合作奠定坚实的文化基础。
 
  第三,处理“出”与“进”的关系,形成互补新优势。在“出”上,要发挥企业主体作用,创新“走出去”方式,鼓励链条式转移、集群式发展、园区化经营,推动同行业企业实施差异化经营,避免同质化竞争,形成规模效应。在“进”上,要更多转向注重引进外资质量,把有利于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的外资引进来,特别是扩大服务业市场准入,引进研发中心、交易中心、营销中心等功能性机构。坚持引资与引智并举,通过引进高质量的外资,带进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和优秀高端人才。
 
  第四,处理“点”与“面”辩证关系,构建联动新优势。建设“一带一路”要积极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在上海自贸区成功试点之后,加紧推进天津、广东、福建等第二批自贸区建设,通过发挥试验示范作用,探索“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为全国改革开放探路。“点”上下功夫之外,还要关注开放的“面”。西北地区主要发挥新疆、陕西、甘肃等地的区位、经济、人文优势,发展内陆开放型经济,打造向西开放新高地,建设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西南地区主要发挥广西与东盟国家陆海相连的独特优势,着力打通陆上连接印度洋的战略通道,并与长江经济带有机衔接,建成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中部等内陆地区要利用腹地广阔、人力资源丰富、产业基础较好的优势,依托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哈长城市群等重点区域,推动区域合作互动和产业集聚发展,打造内陆型经济开放高地。
 
来源: 经济日报 文/戴启文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