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1日
2016-03-21    

如何挽救日薄西山的和服?有人想把它变成时髦单品


  Hiromi Asai 2016 秋冬系列/图片来源:tumblr
 
  在刚过去不久的纽约时装周上,你或许留意到这样一场秀:整场造型 100%由日本传统和服构成,几乎零添加,零整改。它们背后藏着设计师 Hiromi Asai 的“救亡大计”。
 
  为了迎合西方观众,她特意挑选了不同肤色的模特,在布置秀场和选择背景音乐时也刻意避开日本风格。Hiromi Asai 秀后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解释说:“走这场秀不是为了传扬日本文化,我的目的在于把和服推往海外,让它变成全球时尚界的通行服装。”
 
  这里说的,既不是大阪景点周边向游客开放出租的日式浴衣,也并非以和服为灵感衍生而出的红毯定制礼服,而是在日本流传了上千年的传统服装。它的工艺可以与西方高级定制比肩。就拿京都最擅长染布技艺的京友禅(Kyo-yuzen)和服屋为例,他们完成整套衣衫至少需要 20 位经验老道的手工匠,期间工序达到上千步。
  Hiromi Asai 2016 秋冬系列
  Hiromi Asai 2016 秋冬系列
  Hiromi Asai 2016 秋冬系列
 
  出生于东京,目前旅居美国的 Hiromi Asai 算是一位生不逢时的和服艺术家,因为她所处的行业早就不像几十年前那样风光无限。更确切地来说,日本和服产业眼下岌岌可危。据京都和服匠人协会代表 Osamu Nasu 的回忆,1980 年的和服市场曾达到 200 亿美元(约合 1302.5 亿元人民币)。可近年来急转直下,2015 年的营业额缩水至 30 亿美元(约合 195.38 亿元人民币),尚不及 35 年前的 1/6。
 
  作为一项生命力达上千年的传统文化,和服自诞生以来曾不止一次陷于危机之中。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军在日本推动民主化的同时也影响了当地穿着习俗。和服逐渐沦为传统文化的象征。大多去过日本的中国游客估计都有此印象:日本街道目光所及之处,通常只有年长者和歌舞伎会穿和服。而年轻人几乎只有在冠婚葬祭、茶道、花道、香道等传统礼仪场合中才会穿着,穿着和服的一整套繁琐规则通常仅仅停留在传说阶段。
  那些头一次接触和服的年轻顾客如果没有长辈相帮,那就只得上 Youtube 自行寻找操作方式。Asai 为了让各国模特穿好秀服,特意请了四位和服专家。其中的一位,Akiko Yoshizawa 表示,穿上整身和服一般需要 30 分钟,但走秀期间留给她们的换装时间只有三分半。这对于此前从未接触过日本传统服饰的模特而言,无疑是一大挑战。
 
  日本显然不愿意看到和服成为“历史化石”,因而从上世纪 60 年代起就开始了一系列振兴运动。1964 年,日本“装道礼法着物学院”成立,专门培养装道和服专家。两年之后,全日本着物振兴会成立,提倡将 11 月 15 日定为和服日,号召大众穿和服去神社参拜。然而,这些政府性鼓励性政策近两年不再奏效,因为本国购买和服的意愿不断下滑。
  和服的忠实客户:歌舞伎
  日本三越和服屋
 
  在此期间,冒出了一大波新兴和服,例如裁至膝盖的迷你裙版、重金属皮革相拼版,以及洒脱的牛仔丹宁版。与传统丝质和服相比,牛仔和服方便打理,因为它进得了洗衣机,晒得了艳阳。可这些时髦服饰于传统和服产业却并无益处,甚至起到反效果。对当地赖以为生的手工艺人来说,简直是场灭顶之灾——他们原本收入就非常微薄。“虽然有兴趣做和服的年轻人不少,但真正把它当做事业的并不多。”Osamu Nasu 说道:“因为即便是专业、资深的艺术家也需要另外打工来维持生计。”
  日本大部分和服屋都面临着后继无人的窘况
 
  在此情况下,Asai 想到的是另谋出路,将和服贴上“高级时装”标签后,推上国际T台。去年 6 月,她开始征集募款,呼吁同胞“向外国顾客展示真正的和服”。凭借这笔启动资金,她才得以在约时装周上完成自己的和服首秀。对于和服的目标受众,Asai 非常明确:全球几千位高定买家。要知道,挂在日本三越和服店的那些精美服饰动辄十来万。“不是所有人都能买得起丝质的手工和服,但至少海外有这样一批高净值人群。”她说:“这场秀至少能引起海外市场关注,进而保住和服手工艺人和他们的技艺,这是第一步。”
 
来源:界面 作者:邵卉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