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2016-02-04    

滑雪热背后的生意经

  汹涌的人潮正跨出北京城区,朝着郊区以及距离北京更远的滑雪场出发。
 
  十年崇礼,因冰雪而火热。消费升级的大势所趋或许可以透过当地“土著”的座驾换成Q7、路虎管中窥豹,但消费品质的提升空间依然巨大,一大批路边“驴火店”和“夫妻餐馆”或许正在等待连锁餐饮品牌的挑战。
 
  滑一次雪至少500元
 
  跟大多数中等收入热爱的兴趣爱好相同,滑雪,从来都不是一项省钱的运动。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滑雪场上穿羽绒服滑雪的人少了起来;为了安全和防护,带护具的雪友多了起来。滑雪发烧友田腾飞表示,如果选择入门级的装备,可以去迪卡侬买,比较实惠。但是服装再加上头盔、帽子、手套、眼镜,算下来也接近千元。如果在雪服上选择中级品牌,例如芬兰品牌“Halti”哈迪、法国品牌“Lafuma”等,一套雪服的价格要在3000元到5000元。
 
  而类似加拿大品牌“Arc teryx(始祖鸟),挪威品牌“Kjus”等贵族品牌,价格是一般滑雪品牌产品价格的1.5倍到2倍。德国奢侈品牌Bogner(博格纳)被誉为滑雪服装中的“Dior”,价格是几万元。
 
  交通和住宿成本也在逐年上升。仅以去崇礼为例,高速路费、汽油费加上滑雪的门票、住经济型酒店,每次的费用都要在500元以上。滑雪发烧友要付出的成本更高,滑雪票的价格年年上涨,万龙滑雪场2015-2016雪季全季卡的价格是12800元一张。
 
  国产雪具难觅踪影
 
  虽然喜欢滑雪的人越来越多,但对于初学者来说,买不买雪具依然是件纠结的事情。由于目前的雪具几乎全是国外品牌,无论从价格上还是购买渠道上,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都没有那么便利。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在中国冰雪服务业一路迅猛发展的同时,中国冰雪制造业的发展却还没有形成气候。东方证券研究报告分析指出,虽然中国滑雪产业发展迅速,规模不断扩大,但在滑雪产业链中,作为滑雪运动核心的滑雪设备与器材却没有取得相应的发展,国内雪场设备与滑雪器材仍然主要依靠国外品牌,特别是高档次滑雪板等。滑雪设备与滑雪用品国产化水平较低,达不到竞技比赛要求,滑雪产业链没有真正形成。与中国相邻的日本是亚洲地区为数不多可以设计滑雪板的国家,相对日本本土滑雪装备品牌占本国市场50%以上份额的市场格局,中国本土品牌仍有很大的市场潜力等待挖掘。
 
  据媒体报道,在第十三届全国冬运会高山滑雪、单板滑雪和自由式滑雪项目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赛选手从雪板、雪鞋、固定器、头盔和护腿板,使用的基本全是进口滑雪器具,甚至就连以人类滑雪起源地为荣的阿勒泰队,也不得不使用专业的进口滑雪器具。
 
  海淘雪具空间大
 
  “70%的人会选择在网上或者滑雪场周边的雪具店购买雪具。但这些雪具通常款式不够新颖,价格也比国外贵了1.5倍。”滑雪发烧友田腾飞说。因此,一些滑雪发烧友开始走出国门,去海淘雪具。
 
  目前,世界著名的雪板品牌大多集中在欧美,例如法国rossignol(金鸡)滑雪板、奥地利的HEAD(海德)。近些年来,韩国的滑雪板品牌异军突起,加之设计更加新潮时尚、价格适中以及地理位置离中国更近,受到了国内滑雪爱好者的喜爱。
 
  “首尔的东大门以及江南区都有卖体育用品和雪具的商店,价格要比国内便宜50%。”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随着滑雪的流行,不少韩国代购的经营范围也有所扩充,除了化妆品、衣服以外,网上专职卖滑雪用品的淘宝店也越来越多。
 
  周边
 
  免费滑雪教练越来越少
 
  资深雪友充当兼职教练
 
  由于滑雪运动对技巧性和安全性要求高,请滑雪教练也成为滑雪爱好者必要支出的费用。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免费的滑雪教练越来越少,技术过关的资深雪友充当兼职教练,成为大势所趋。
 
  比起几年前去滑雪场“自己瞎滑”或是同伴之间的“互相指导”,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找专业的教练指导。根据目前的市场价格,请一位滑雪教练每小时的费用是200元到300元。每到节假日和周末,滑雪教练的预约都会爆满,不提前肯定约不上。
 
  随着滑雪爱好者的增加,滑雪教练的缺口也愈发明显。仅以北京滑雪场内的滑雪教练为例,大多都是东北体校毕业或者是河北当地土著,“无证上岗”也是各大滑雪场普遍存在的问题。一部分平时在崇礼县事业单位工作的员工或是雪场保安,换上衣服就成了雪场的兼职“土教练”。他们或许个人技巧娴熟,但在沟通技巧和服务意识上,都有待提高。如今,万龙滑雪场120多名专兼职教练中,九成以上是崇礼人。
 
  2015年,越来越多的雪场都建立了教练员培训体系,每位教练都要在雪场经过培训后才能上岗。崇礼的云顶滑雪场还推出了兼职教练,考试合格的雪友就可以挂牌成为教练。“身边已经有雪友去当教练了,别的不敢说,至少沟通技巧肯定好很多。”田腾飞表示。
 
  更多的滑雪场将目光瞄准了娃娃,针对儿童开展的滑雪冬令营生意火爆。万龙滑雪学校负责人张岩表示,2008年首次开营时,整个雪季只开设了两期课程,每期学员不到20人。到了2014年,一个雪季要开设八期课程才能满足需求,而且每期学员能达到200多人。在万龙滑雪场山顶的小木屋,父亲们正在讨论待会儿去挑战哪一条雪道,夸奖谁家的小孩学的快,滑的好。坐在一边打扮时髦、坐缆车上来的妈妈们也不乏动心者,“给我也报个班跟儿子一起学。”
 
  滑雪场管理和服务待提升
 
  应该考虑增加些娱乐设施
 
  提起北京周边的滑雪场,田腾飞如数家珍。而随着滑雪爱好者的增加和水平的提高,他们的足迹也从越来越远,从北京周边到东北再到国外,到处都有中国滑雪爱好者的身影。
 
  北京周边地区规模最大的滑雪场是位于密云的南山滑雪场。无论是雪道种类、设施先进程度、还是管理水平,都领先于行业水平。位于平谷的渔阳滑雪场离城区比较近,距离四元桥仅60多公里,除了专业雪道,还有一些适合小孩玩的雪圈。除此之外,还有在城西的万龙八易滑雪场,地处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位于西五环与西六环之间。在城北的昌平,有军都山滑雪场,雪场造雪面积为15万平方米。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型滑雪场,例如顺义区的莲花山滑雪场、延庆的石京龙滑雪场、怀柔的怀北滑雪场,还有以前世界冠军叶乔波命名的乔波室内滑雪场。
 
  位于崇礼县的万龙滑雪场是目前国内顶级水平的滑雪场,云顶滑雪场则是马来西亚云顶集团与卓越集团投资共建的,多乐美地滑雪场也拥有一票粉丝。热情奔向崇礼的人群刺激着当地滑雪场的建设,去年12月才开业的太舞滑雪小镇开进了奥运村,长城岭滑雪场则由国家体育总局和省体育局投资建设,也是运动员高原训练基地。
 
  东北的滑雪场则在近5年开始飞速发展,例如松花湖万科、长白山万达、吉林北大壶、黑龙江亚布力,吸引着越来越多高水平滑雪爱好者的光临。
 
  “但比起国外的滑雪场,国内滑雪场在雪场管理和服务运营上还有提升的空间。”田腾飞建议,为了照顾更多陪同而来的非专业普通游客,雪场应该考虑增加些娱乐设施。“张北有个塞纳都冰雪世界,里面有好多适合小孩儿玩的冰灯啊、雪橇啊娱乐项目,258元一个人,生意可火了。”
来源: 网易财经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