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2016-01-18    

被LVMH并购的女珠宝设计师

  今年芳龄29岁的盖娅·雷波西(Gaia Repossi)坐在伦敦Chiltern Firehouse餐厅的酒吧,讲述她向奢侈品巨擎路威酩轩(LVMH)出售Repossi少量股权的始末。
 
  雷波西这一高端珠宝首饰品牌由其曾祖父于1920年创立。她说话轻声细语,在酒吧音响系统播放的背景钢琴爵士乐的影响下,只能勉强听见,甚至都比不上服务员的嘟囔声和享用酒店神秘小吃“carrot blunts”发出的声响。服务员过来取只点了绿茶的订单时,显得很不情愿。她所穿行头都是名牌,不是Cos、赛琳(Céline)、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就是罗意威(Loewe);她颧骨线条明显,一副典型的欧洲美人胚模样——眼窝凹陷、天生丽质,外表尽管难以捉摸,但又异常引人注目。她是个让人欲罢不能的尤物:职业生涯尽管不显山露水、但又石破天惊。
 
  她1986年出生于都灵,在摩纳哥、意大利以及法国长大成人。雷波西21岁那年,其父任命她为家族企业的创意总监。考古专业毕业后,她赴巴黎高等美术学院(Beaux-Arts in Paris)学习绘画,由此开启了自己的设计生涯。她说父亲把创意的生杀大权交给她,让她“中招”。“正是这招让我‘上了贼船’。”她说,“但他一直站在我身边,我俩一起共同奋斗。”
 
  九年后,雷波西让这家曾以精致但颇为守旧的著名高档首饰品牌改头换面。她从一开始就打定决心要另辟蹊径,要与那些大门面的高档首饰品牌一比高下,这些大品牌让位于巴黎旺多姆广场(Place Vend?me)的雷波西小专卖店显得相形见绌。她设计的首饰现代感十足、看似简单却设计精巧,所有设计灵感都来自建筑、艺术以及“人类学的详细资料”。
 
  “通常说来,找到一块籽石料后,我会想方设法进行打造。”她解释道,“但我首先在意的是其外形,这属于系统研究法:与建筑大同小异。我把籽料看成结构体,然后在此基础上着手进行设计。”
 
  她的设计常被归入极简主义范畴,但对于她用18克拉人造白金打造的Serti Sur Vide钻石镶嵌手镯(售价38430英镑)以及运用艳丽颜色设计的首饰(如她在fuchsia系列首饰中采用镀铑的绯红色黄金)来说,如此称谓显然极不合适。“我认为与其说是极简主义的设计风格,倒不如说是相互协调。”她说,“它综合考虑女性的体型、双手以及整体比例。不管怎样,合情合理才是根本。”
 
  雷波西设计的首饰具有与众不同的特征,客户群急剧增加。她早期推出的一款耳环(来自其设计的Berbere系列)异常抢手,像部落穿耳式装饰物那样挂在耳垂处,并且模仿者如云。她随后推出的系列包括了适合各种手指类型的锯齿形层叠戒指Antifer以及犹如狂躁型电波绕躯体的多款手镯与贴颈项链组成的White Noise系列。专为女明星打造的精致首饰可以让其在红地毯上展现出异乎寻常的时尚风格。雷波西因此有了自己品牌的一大批忠实拥趸,而她本人又是集都市街头时尚明星与时尚达人于一身,反过来又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目前雷波西开有两家旗舰店,除了网店外,还在哈罗德(Harrods)以及多佛街集市(Dover Street Market)等大型零售店设立了销售专柜。但在高档首饰界,它仍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雷波西并未透露具体销售数据,但据法国巴黎银行证券部(Exane BNP Paribas)常务董事、全球奢侈品行业部主管卢卡?索尔卡(Luca Solca)统计,雷波西的年销售额“最高不超过5000万欧元,更可信的销售额是2000万欧元”。如今的时代瞬息万变。“我不是真的急需外来投资。”雷波西这样评价与路威酩轩的交易。路威酩轩的参股消息于11月30日公布。“但公司产品一直供不应求,生产能力捉襟见肘。我们当时意识到:在不改变家族企业特色与风格的前提下引入外来力量,我们就能成功解决这一棘手问题。”
 
  “我曾有过顾虑。”她继续说道,“大变或大动作可能会引发不稳。追求增长率是现实所需,但必须保持家族企业的统一性。当然,这场交易会让我们更具创意,但我们会永远把新技术与品牌原有工艺与高端风格相结合。路威酩轩丝不会改变品牌原有风格的一丝一毫。”
 
  该交易的发起者是路威酩轩总裁兼路易威登集团行政副总裁、40岁的德尔菲娜?阿尔诺(Delphine Arnault),她是路威酩轩掌门人伯纳德(Bernard Arnault)的掌上明珠,还是雷波西交往了五年的闺蜜。“雷波西19岁后,我就一直在关注她的成长动态。”阿诺德在一封电邮中这样说道。“当时,她正与一批新锐设计师共事,设计风格异常前卫。投资入股机会一旦显现,作出相关决定也就水到渠成。我们两家拥有相同的价值观。雷波西是家族企业,其‘基因’中充满了创意以及对完美产品的追求。我们成功打造了由宝格丽(Bulgari)、迪奥珠宝(Dior Joaillerie)、尚美(Chaumet)、Fred以及路易威登珠宝(Louis Vuitton Joaillerie)等颇具战略价值的珠宝品牌组成的精兵强将,每一品牌既各具特色、又保持了相对独立性。这与雷波西如出一辙。”
 
  德尔菲娜与雷波西无论是从专业还是外观上都能和谐相处。两者都有苗条纤细的身材(尽管长相秀美的德尔菲娜个子远高于雷波西)、长着披肩金发以及说话细声细语。童年时代都已是周游世界,两人有着相同的职业宿命:都是一毕业就跟着父亲干,都对当代艺术与建筑情有独钟,雷波西已与洛杉矶艺术家杰里米?埃弗里特(Jeremy Everett)拍拖多年。两家企业的合作在很多方面颇有些情同姐妹之意味。
 
  “我俩只是工作关系。”雷波西这样评价她与德尔菲娜的友情,“我特别钦佩德尔菲娜慧眼独具的能力————给旗下品牌物色到最为合适的设计师;而后推出最新流行系列,让其风靡一时。我一直对此深为钦佩,她也很欣赏我所做的一切。”
 
  姑且不提两者之间的友情,这笔交易沿用了与众不同的模式。“入股是路威酩轩的典型做法。”索尔卡说,“路威酩轩希望就所参股公司的未来与其创始人进行紧密合作,并一直参与其中。它帮助参股公司建立人才库,而且从管理的角度看,此举更具效果。路威酩轩不是通过控股公司直接管理诸多品牌,而是保留企业实际经营者,让后者殚精竭虑发展壮大公司。”
 
  高端珠宝首饰也是路威酩轩的重点关注领域。索尔卡2013年7月发布的研究报告称:在1480亿欧元的珠宝首饰总销售份额中,高端首饰只有300亿欧元,而包括卡地亚(Cartier)与蒂芙尼(Tiffany)在内的四大品牌就占据了其中的三分之二。有了雷波西助阵,路威酩轩得以巩固自己的重要业务增长点:到2020年,品牌珠宝首饰据测将占整个高端市场份额的30-40%。
 
  与此同时,在知名建筑设计师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的帮助下,雷波西正对自家的旺多姆广场门店进行重新设计。“我对他仰慕已久。”她说,“他对自己的老本行(建筑行业)质疑颇多。所以我觉得他或许对重新设计珠宝门店感兴趣。我一直对此念念不忘。”她不愿做进一步透露,但希望门店重新开业时,不再延用原先的红色奢华固定设施以及珠宝首饰展示盒。“我希望重新构思奢侈概念。”她这样解释与库哈斯的合作。“我希望打造出风格既素雅又耳目一新的店面,显得两全其美。”她还与知名摄影师大卫?西姆斯(David Sims)合作,短时间内推出广告片,集中展示2016年春季的新首饰。“这个系列的首饰精心设计,所推款式有着不可思议与意想不到的外形。”她含糊其辞地说道。“整个系列将采用全新风格,我们的产品会佩戴在前所未有的身体部位。”雷波西这位不露声色的离经叛道者在不透露蛛丝马迹的情况下,就吊足了大家的胃口。她极富教养、亲切友善,尽管其生活超凡脱俗,但非常质朴自然。她极富青春魅力,但专心致志的程度以及成熟老到的审美观让人想不到她还是位未到而立之年的姑娘。她真得是雄心勃勃吗?
 
  “我对从事的行业有远大志向。”她说,“对家族企业也是如此。但我的雄心抱负并非为自己,而是整个家族企业以及旗下产品。”这与德尔菲娜又是如出一辙:她是位尽职尽责的乖乖女。
来源: 英国《金融时报》 文/乔·埃利森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