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1日
2015-12-30    

2015热榜:最值得关注的原创设计师

  作为中国最大的原创设计师平台,“尤物”在2015年结识了许多令人惊喜和赞叹的原创设计师。他们有的是科班出身,有的是半路出家,有的甚至来自与原创设计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他们的共性在于有自己对于审美和品位的追求,通过自己对于美的不同理解来雕琢和创造,而他们的传奇故事,也值得与所有用户共同分享。
 
  “最钻研”设计师-陈策
  他只关注于一件作品,追求把它做到好的极致。
 
  2014年3月,工科生出身的陈策创立了自己的衬衫品牌,9buttons玖粒。合伙人一个是4A广告公司创意总监,另一个是银行大客户部经理,每个人都是衬衫的高度使用者,都太了解穿衬衫的痛点是什么。
 
  “传统的男士正装衬衫在前门襟是7粒纽扣,而我们是9粒。我们把领口的扣子做成了一大一小的双面扣,提升了颈部硬朗的视觉效果还兼顾了舒适;而下摆处隐藏的1粒暗扣,这解决了衬衣束在裤子里时常常一抬手下摆就露肤的尴尬。”
 
  陈策做的衬衫可能跟时尚潮流无关,关注的是如何让穿着者上身更合身修型。
 
  陈策在2007年就进入了衬衫这个领域,那时他为国内最大的衬衫企业做市场营销和电子商务方面的咨询。陈策所服务的企业每年为全球各大顶级衬衫企业生产近100万件衬衫。“衬衫作为职场的必需品,它的产品哲学是让穿着者获得商业战斗力的提升,而不是款式上的创新。”陈策说,“我们对它的期望是极简的,在美学上是站住得住脚,但功能和设计全藏在里面,内敛不张扬。”
 
  多年来陈策一直在思索衬衫的升级方案——更加人性化更加合体的半定制。“国内的衬衫通行是6个码,按领围分成38,39,40,41,42,43,即所谓的‘国标’,根本做不到合体。而日本和韩国很早就有十几个尺码了,在领围下面加两三档的袖长,一定程度解决了合适度,但还是不合体,因为没腰身。”陈策将9buttons的尺码做到足够细分,达35个之多。它采取的是胸腰差和胖瘦两个维度,把人分成5档不同的身型,每种身型又对应7档不同的身高。“35个尺码使得80%的成年男性穿我们的衬衫就像定制一样,只有极个别的特体需要额外对待。”
 
  除此之外,9buttons还运用互联网思维,根据国人的生态数据建立了一套自己的模型,“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尺码,只要上传身高体重和身型,经过我们后台的计算,就能匹配出一件合适的衬衫给你,上传更多的数据将得到更精准的服务,我们也可以调换直到最合体为止。”
 
  “很多东西虽然存在就是合理,但放在互联网的现下,它们仍存在被再设计的空间。”陈策说,“实实在在地让生活里的日常用品再进化,来提升我们的生活品质。”
 
  最受欢迎设计师-Mao&裘诺
  他们的作品在“尤物”上线的第一个月,就获取了整个平台上的最高销量。
 
  Kitayama(北山)是主理人Mao和设计师裘诺一起创立的手工制包品牌,这是一对非情侣的80后原创设计师组合:男孩出身IT行业,见惯了时代风口上的起飞,却选择回归手工艺的传统;女孩学服装设计出身,却把关于美的表达用在了皮包的设计上。
 
  2013年春,正在互联网公司工作的Mao接触到了手工皮具。当时正是移动互联网的爆发期,很多人对他说,“你摸到了时代的脉搏”,但Mao正在经历着大潮澎湃下的迷惘。
 
  在一次去日本和美国的旅行中,Mao探访了皮具工作坊,一针一线的缓慢、烟熏的皮革味、酱色的皮纹,混合成一种神奇的牵引,Mao瞬间喜欢上了这样的状态:“想到自己在公司里上班,永远只是流水线上的一分子,会有些沮丧。而皮件是自己一个人的作品,那一定很有成就感。”
 
  认识刚从时尚杂志转行到互联网公司的裘诺后,Mao果断邀请她一起创业。他南下广州,因为那里有富足的材料可采集,有灵活的经济环境供创业团队成长。他把自己定位于品牌的主理人,“虽然我没有太多设计的基础,但我熟悉皮革制件行业。”
 
  这个执着的金牛男从2013年开始就在研究这个领域。“对于原材料和工艺,我还是比较自信的。因为是个长期打算,不仅拜访了很多人,而且对于原料整合也有很好的掌握。”虽然把关于审美的一切都交给裘诺负责,但Mao的影响已经深刻在“北山”的灵魂里——“我是杭州人,最喜欢北山路。希望能在北山上租个房子,有个工作室,而这个名字正好没有被注册,所以水到渠成。”北山的名字由此而来。
 
  “北山”的作品有浓郁的日式美学风格。新一季的产品来源就是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包的形式借鉴了他的清水混凝土和几何线条。但设计师裘诺却是个兼具直爽与挑剔性格、敢作敢为的北京姑娘。所以相比日式美学的清淡,“北山”的作品又多了些热情。
 
  裘诺喜欢简单的结构和直接的表达——这也解释了为何“北山”的产品大多采用了简单而直接的造型。为何她可以放弃热门行业里的工作,自己提个包裹就去广州创业?“其实也没什么,因为本身学服装设计,却因为怕辛苦放弃了,一直在后悔。”裘诺娓娓道来:“不过因为骨子里很喜欢设计艺术,又在Vogue、《新视线》里做过编辑,所以在认识了Mao,听到他打算做这个品牌之后,自己心里的梦想被唤醒!”
 
  有追求但又节制,有原则且不圆滑,独立而不无聊,这是Kitayama赋予一只包的个性,也是这个品牌对包主人的期待。
 
  这也是Mao和裘诺对自己生活的要求。
 
  最意外跨界设计师-王李莹
  她是建筑学博士在读,于高校教授印刷出版专业,设计的珠宝作品是上海名门闺秀们最喜欢的首饰。
 
  “W&W无罔”的第一件作品是一个蛇年生肖吊坠“Spin旋”。它拿了那一年TTF高级珠宝“蛇年生肖设计”优秀奖,是入围最后大奖的16件作品之一。
 
  设计这款生肖吊坠的时候王李莹即将成为妈妈,她笑说做这个完全是因为怀孕行动不便只能呆在家画点小画。结果“Spin旋”一经推出就大受欢迎,本命年的朋友们都抢着要订,很多蛇宝宝的妈妈都买了,于是便无心栽柳地有了“W&W无罔”这个品牌。名字取自孔子《论语》“学而不思则罔”,王李莹解释说,“设计的前提是对人、事、物的理解,造型只是最终的表现手段,而思考应该是先行的。”
 
  在如今好像是谁都可以做设计的年代,从一个小蛇吊坠开始做起一个品牌,可不是一般受欢迎就行。“W&W无罔”是个十分聪明的品牌,创立两年来做的款式并不多,但把用户对首饰的需求考虑得很细致。
 
  “W&W无罔”的设计都带有传统的寓意,但设计语言却是现代的。“我本科是学工业设计的,又是在同济读的硕士,而同济的设计受包豪斯——实际就是现代主义影响深远,所以我整体的审美是现代主义的,后来又去意大利留学,看了很多古典的、现代的、后现代的设计,对西方设计的理解也在慢慢丰富。另一方面我从小练习书法,刺绣、织染、雕刻、绘画对我又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王李莹说她的珠宝设计离不开她对于美、对于记忆、对于环境和经历的理解。而她偏爱的设计大师也是那些非常敢于突破传统的人,“我挺喜欢意大利的Renzo Piano,他当年做的蓬皮杜确实了不起。我也欣赏Vitra家具品牌,还特意跑去它在德国的工厂参观。”
 
  未来有机会她还想尝试‘可穿戴设备’结合做智能珠宝:“那些珠宝大牌经过岁月的积淀,设计语言真的有过人之处,但由于地缘、历史和文化的差异这些西方品牌的设计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还是有隔阂,我对自己的设计还是比较有信心,也希望无罔在将来能做到有传承、可创新。”
 
  最具专业度设计师-Yuki夏
  从第一份工作到现在,从大集团的设计总监到独立创业,她一直在做针织作品,关于这种材质的一切,她都了如指掌。
 
  Yuki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在内蒙古兆君山羊绒集团针织设计师,配合知名设计师张伶俐做男女装羊绒衫产品开发。自此,Yuki对针织的喜爱便一发不可收拾,以至于恨不得每天都待在原料库和样板间里。每当看到自己设计出漂亮的衣服,并且销售也很好的时候,她就会特别开心。埋头工作十余年后,Yuki又历任CARA(韩国品牌)和Ellassay(歌力思)针织设计主管。得益于大公司成熟的销售体系,Yuki可以专注于设计。十余年传统服装公司的积累,使得她已经成为了颇为成功的商业设计师。
 
  然而在2014年,她却出人意料地离开了大公司的设计主管岗位,决定“做一点想做的事情”。
 
  “当时我感觉自己遇到了事业和设计上的瓶颈。很早之前想去香港读研究生,希望能不断完善自己,可惜后来没能如愿;之后继续在服装公司工作,可总感觉自己有点停滞,很苦恼。”这时,素来支持Yuki不断完善自己的家人反问她:“为什么不考虑做点事情呢?”
 
  Yuki心想,要不去做自己的品牌吧。
 
  于是,她向从在北京工作时就结识了的合作生产商Niki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想听听Niki的意见。
 
  Niki是香港人,却有着北方人的豪爽。十年前,因为一次对工艺问题的激烈讨论,让二人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十多年的合作中,Yuki一直很欣赏Niki对待工作的较真和执着,而Niki对Yuki的设计喜好也一直很欣赏。
 
  所以,一切的合作都那么自然,两人也一拍即合,成立了深圳治夏时装有限公司,并决定沿用Niki还在香港工作时期就注册的“IMMERSY·逸涵”这一品牌,开启他们的设计师品牌之路。
 
  IMMERSY·逸涵的logo是一个女人坐着在纺线团,并以此来象征IMMERSY·逸涵对针织设计的专注。此外,线团还像一个个轮回,略带禅意,意喻着人生的周而复始。
 
  Yuki称,不管未来怎么样,只希望不忘初心,能把设计的乐趣延续下去,并不奢求太多的人喜欢和追捧。“MMERSY·逸涵欢迎有相同爱好针织的朋友一起交流,”Yuki说,“就像感情只等待对的人一样吧。”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