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2015-12-23    

一条裙子20万!谁在光顾“政要服装设计师”?

  通过努力,从一名普通女大学生转身成为时尚达人,这样的故事并不只发生在《穿普拉达的女王》这样的电影里,现实生活中也有。
 
  近年来,当实体服装店遭遇电子商务冲击、传统奢侈品牌忙着关店之时,高级私人定制却逆势上扬。有业内人士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推算,中国的高端定制市场容量可以达到4500亿元,但目前的市场容量仅为50亿元左右,潜力巨大。
 
  这一幕,早在6年前,已被砸自己钱立门户的著名高定设计师、GRACE CHEN瑰丝·陈品牌创始人陈野槐预料到。
 
  与安妮·海瑟薇塑造的时尚杂志社主编助理不同,陈野槐是一名真正的服装设计师。通过在中国市场十多年的细心经营,目前她的客户已涉及国家外交层面的夫人们、企业高管及精英女性,被誉为“政要服装设计师”。
 
  “在我眼里,无论是总统夫人还是精英女性,都一视同仁。因为每个人都很重要。”陈野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回国“小试牛刀”
 
  陈野槐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槐花盛开的4月,母亲给她起名野槐,充满奇思妙想的她一直想环游世界。
 
  在学院图书馆里,陈野槐发现了汤姆·沃尔夫写的《From Bauhause to our house》,她决定一定要到现代设计的中心纽约去学习服装设计。1992年,她进入了人民大学的托福班。就如《中国合伙人》的主人公一般,处于中国跨世纪与世界巨变的陈野槐也曾数次搬着小板凳在大使馆外等待自由女神的拒签或者“召唤”。1995年,中国服装学院研究生毕业后的她如愿以偿成为纽约时装学院的高才生。
 
  接下来的生活算是顺风顺水,陈野槐在美国先后担任多家著名国际时装公司的设计师和设计总监,莎朗·斯通、詹妮·加斯、海伦·米勒、著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等明星人物都曾是她的客户。
 
  “在西方的时尚世界里,东方美其实很难被理解,欧美人的时尚设计追求是极端,什么都要突出来。东方美最重要的是含蓄,懂得留白和虚实结合,在不张扬的地方有着耐人寻味的美。当时参加外事活动很多,但感觉到东方女人的这一面难以从服装层面体现出来,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试着将东方情怀和自己多年在美国品牌中形成的现代极简风格融合在一起,从我的母亲、姐妹、朋友开始,给中国女性设计衣服。”陈野槐表示。
 
  2005年,当时已是美国第三大高级礼服设计品牌设计总监的陈野槐被派到上海,成为分公司的总负责人。“我们除了不为钱发愁外,其他和创业的感觉都是一样的,因为生产与设计部门都要另起炉灶,当时我担心的问题是团队的建设,毕竟是高端礼服,中国人能设计出来吗?”
 
  事实证明,陈野槐的担心是多余的。中国人的勤奋、聪明及心灵手巧让她在短短三个月就组建了200人的团队,六个月后,整个团队的运行效率与效果远高于她曾带过的洛杉矶团队。
 
  最让总部兴奋的是上海分公司带来的巨大效益:2005年之前,这家公司的生产在中国的比例只有5%;2005年到2008年,这个比例已经超过90%。
 
  自立门户
 
  2009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使得全球奢侈品市场进入低迷时期,而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却“开足了马力”。数据显示,2006~2011年,中国内地奢侈品市场从350亿元发展到了1060亿元。这也是陈野槐当时所服务的美国高级定制品牌在中国市场迅速成长的重要背景。
 
  在妹妹的鼓励下,陈野槐2009年辞职,自立门户。按照最初的想法,会有针对三层不同市场需求的品牌,但同样因为金融危机的影响,传统消费服务业创始人的故事很难得到天使投资人的青睐。
 
  创业邦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国内86%的天使投资人在2005年后出现,其中2009年以后开始投资的占60%,而76%的天使投资人关注移动互联网和电商领域,传统消费服务业比例仅为32.2%。
 
  于是,坚定看好中国市场的陈野槐决定砸自己的钱,在上海创立了GRACE CHEN时装设计中心。
 
  通过三年的摸索,陈野槐找到了属于她的“杀手锏”:一套立体裁剪技术,包括型号的系统。“中国没有统一的型号系统,我只能自己研发,我是在我自己的数据基础之上,也结合了欧洲、日本一些品牌的数据,我们有好几个不同体系的人模数据,这是我们成功的真正秘密。”陈野槐表示。
 
  “在我看来,陈野槐是幸运的,她如果在2009年做了针对5000~8000元左右消费市场的私人定制品牌,并大举开始扩张的话,其日子未必有现在过得好。”北京一家男装私人定制品牌的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
 
  2011~2014年,上述男装品牌欲逆势飞扬,在一线城市的黄金地段开设了5家旗舰店,主打消费群体正是从3000~20000元之间的“精英人群”,但想象中的轻奢市场及奢侈品市场并没有兴起。
 
  《中国奢侈品报告》显示,2014年中国消费者在本土的消费额为250亿美元,同比下降11%。
 
  2015年的形势并未好转,83%的奢侈品牌在中国出现了各种形式的关店行为。这一现象还会持续,预计2016年将有95%以上的奢侈品牌会策略性关闭部分门店。仅在今年11月中旬,就有两家大牌遭遇了关店危机,另一大品牌约三分之一的中国门店关门。
 
  问题是,虽然奢侈品店在不断关门,但国内的消费能力并没有缩减。有报告显示,中国消费者2014年的境外消费额达810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9%。《2015年中国奢侈品报告》预计,中国人今年将会花1170亿美元购买奢侈品,其中78%的消费发生海外,消费额将超910亿美元,同比增长12%。
 
  另一方面,奢侈品牌的老客户流失速度大于或等于新客户增加速度,“‘去logo化’正快速转变为‘去品牌化’”。罗马世家董事长莫觉凡向本报记者表示。
 
  谁在光顾陈野槐
 
  年末,王影(化名)每日的安排很满,除了参加“夫人团”日常的各类主题派对,还要看一些服装秀,就在本月12日晚,这位“京城名媛”就参加了两场高级定制的时装秀。而一周后的时装品牌Christian Dior全新旗舰店在国贸商城开业的活动,王影也不会错过,“无论是高级定制服装秀,还是Dior推出的四款限量版手袋都是为了抢占中国更高端的消费市场,对于我们姐妹团而言,只要是完美的、优雅的产品都会去关注,会根据场合的需要适当地消费。”
 
  像王影这样的女性被称为“中国高净值阶层”。
 
  《福布斯》中文版联合复华资产发布的《2015中国高净值人群寿险市场白皮书》(下称“白皮书”)显示,截至2014年底,中国私人可投资资产10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已经达到91万人,这一数字在2011年时还只有51万人。值得注意的是,这91万人所拥有的私人可投资资产达到了29.6万亿元。2014年,中国的GDP总量为63.6万亿元。
 
  白皮书还认为,到2015年年底时,高净值人群的数量将达到112万人。“这也将是我国高净值阶层人数首次突破百万,而精英人才作为高净值人群的核心群体,拥有着独特的价值观、生活习惯和个人品味,对生活消费的品质要求较为考究,在这个强调个性化、品质化生活方式的今天,根据特质进行形象的高级定制,已成为政经界精英女性的迫切需求。”陈野槐向本报记者表示。
 
  不久前,陈野槐的2016春夏高级定制发布会刚结束,国内的一名知性女主持人、女企业家就一次性定制了两套晚礼服,价格不菲。
  这类高级定制究竟有多贵?记者曾询问过陈野槐一条裙子的价格,得到的答案是,面料一米一万元,裙子的总价近20万元人民币。
 
  “高级定制已是我们目前的主要市场,50%以上的客户是属于时尚意识、社交意识超前的女性,并对大牌基本没什么兴趣了,目前这个数量并不少,所以高级定制的收入完全解决了生存问题。”陈野槐表示。
 
  目前,陈野槐的主要客户涉及国家外交层面的夫人们、企业高管以及精英女性。
 
  “如果是外交部发言人的话,首先考虑到的是国家形象,最终都要通过这个人穿上这件衣服来表达。但不管给谁设计,总统夫人也好,奥普拉也好,一定要先把她作为女性看待,首先就是要漂亮,要比她之前更美。”陈野槐表示。
 
  陈野槐认为,现在私人定制最主要的消费群体是40~60岁的人群,而新锐品牌的消费群体是在3000~8000元间,“你可以倒推一下,我们根本没有形成这样的消费群体,而这个数量是很小的,不足以支撑这样的市场,我们大概还有三到五年的时间才能形成这个市场。”
 
  陈野槐接下来也将进军这个市场,至于能否吸引投资者,她并不担心,“不要轻视消费者的审美,谁都希望买到完美的好产品,哪怕是花高一些价格。
来源:一财网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