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2日
2015-02-15    

纽约时装周聚光灯之外的设计天才们

无论是否搞出一场所谓正式的发布会,这些聚光灯之外的才俊们都经得起我们一番打量。他们中有人创造出独有的面料,有人将纱线编织得出神入化,还有人如头脑风暴一般的化合起江湖与庙堂的时尚风格。以下,就是本季我们选出的推荐。

  印花也叙事

  “我们有点灵异体质,”Julie Haus 曾如是说,正如他们阴森怪诞的出没一样。在最近一次同丈夫兼设计伙伴的 Jason Alkire 造访卡兹奇山(拥有美国东部最刺激的登山步道的远足圣地)的过程中,她在位于纽约伍德斯托克附近的俯瞰山上发现了一个曾经雄伟的酒店正在消逝的遗骸, “我想道,'哇,如果你眯起眼睛,你大概能看到那些墙中的鬼魂。”

  其实鬼魂之事都是子虚乌有,但她和 Alkire——一名艺术家和摄影师,也是她在 Haus Alkire 事务所的合作伙伴——他们用胶片捕捉到了这片灰色的废墟,而对那有苔藓覆盖的墙壁和周遭等等的解读,却是由一系列在棉绒,四层丝和欧根纱上的层层印花渲染来完成的。考虑到秋季的设定,这些空灵的图案还会包括吊诡的树枝,外加狐狸毛皮之类的元素。

  身为本月里国际时尚组织新星奖的获得者,这两位设计师可以称得上是一对天生的叙事家。“我们就像是在编写一个剧本”Alkire 说道。他常常于梦中得出这些图案,再将其设法融入太太 Julie 那障眼法一般简单的设计中:高腰裤,宽松的方低领无袖背心和 A 字裙。她说她的设计偶像 Dries Van Noten 和 Marni 也带来了一些影响——运动型编织,装饰性纱线等等各种奇思妙想都以细节方式呈现出来。

  他们的支持者包括著名的奢侈品连锁百货纽约 Barneys,以及同样专售奢侈品的总部在达拉斯的 Neiman Marcus 百货和位于休斯顿经营成衣和配饰的 Tootsies 百货。在这些新近才入驻开始贩售的地方,衣服价格从女式衬衫的 600 美金到连衣裙的 3500 美金不等。

  “他们处理面料印花的方式可以说独一无二,” Tootsies 百货的持有人 Mickey Rosmarin 说道。“毫无疑问这些衣服是为冒险家们准备的,它们已经被城中一些最时髦的女孩们入手了。”

  在他们位于纽约曼哈顿下城街区 TriBeCa 怀特街的精品店里,设计师们为 20 到 80 岁的顾客们提供服务,JulieHaus 说居住在附近常造访店里的客人就包括 Claire Danes(和小李子搭档出演《罗密欧与朱丽叶》走红的美国女演员)。

  “但是我们的梦想是有一天 Anna Wintour (《Vogue》美国版主编)会走进来。” Julie Haus 乐呵呵的脱口道。

  低调的光彩

  勃肯,撕碎的牛仔裤,下东区储藏室改造而成的工作室,这一切都丝毫没有背叛那个住在 Sandy Liang 心中风华光彩的公主。但随即,Liang 又说,“我对魅力的想法是不完全与别人一致的。”

  事实上,男孩儿气质只是蜻蜓点水的出现在她为秋季推出的华丽单品中,这个系列的重点落在外套上,修剪豪奢的剪羊毛,貂皮或卷羊毛,天然的扎实感由女孩式的颜色赋予了新面貌,比如长春花紫,芍药粉和米粉色等妆感色调。

  Liang 将她的设计对准一个她想象中的女人——一只手拿着热气腾腾的拿铁咖啡,另一只手上是 iPhone,乘地铁通勤或者就在附近闲逛。许多造型都给人以 1970 年代风格延展变异的即视感,而这也突显了她身为一个成长于唐人街的年轻人的身份。她回忆说,她被“中国奶奶们酷得毫不费力的花裤子”所带来的那份轻松和挥洒自如深深触击到了。

  在有限的两季中,Liang这个 23 岁的 Parsons 毕业生,Richard Chai, Jason Wu 和 PhillipLim 的实习老手,凭借一件小小邪恶的带乳环的胸衣第一次博得了时尚编辑的眼球,继而将孩童般热切的风格倾注到了奢侈品上,尽管这样,从前个别骇人听闻的单品还是保留了下来,比如一件简短版皮围裙似的连衣裙,应该搭上件高领短上衣,又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加。但绝大多数情况下 Liang 还是着重于有一点点离经叛道又实用的单品,例如一件受明戈人(十八世纪中叶美国土著人的一支)影响的大衣,用剪羊毛和藏羔羊毛皮制成,后部还有张笑脸。

  从 600 美金到 3000 美金不等的价格,这些衣服看起来还是可以在百货精品店里找到的,不管是从洛杉矶起家的 Assembly New York, American Rag 还是位于上海的概念精品店 OOAK。

  从设计学院一毕业就开始时尚创业并非易事。“没有一本导览书可以指引你如何创立自己的品牌”,她说。但无所畏惧如她,也要依仗社交媒体,尤其是 Instagram,把她的讯息传达给买手们和媒体。

  她用滑稽的语气补充道:“自从创业开始,我觉得自己老了 20 岁。”

  盎然的装饰

  当 Jér meLaMaar 风一般从他在 Bronx 的工作室赶到城里的时候,他那长及小腿的黑色军旅大衣还在他的身后散开着。那件他父亲从军时代留下的大衣从他的肩膀上倾泻而下,里面是 John Galliano 的毛绒开衫和他自己设计的束腰长度的无领衬衫。周身唯一的配件是一副他在最近的一次旅行日本时买到的猫头鹰眼镜

  就像很多 LaMaar 豪奢的造型一样,他的衣服显然也带着隆重的气势,包括整个系列的大衣,剪裁犀利的裙装和毛衣都带着 5:31 Jér me 的标签。

  “他总是在说‘要给足给够,’”LaMaar的商业合作伙伴 Adam Pichirilo 如是说。

  “我不喜欢给得不够的感觉,”LaMaar 不失时机的搭话道。

  窄紧的牛仔裤和松垮的上衣对 LaMaar 来说味同嚼蜡,30 岁的他避开了这些带限制性的玩意儿,主张更舒适宽松的廓形,比如一件他即将在秋季推出的白色剪羊毛大衣,穿时搭配一件厚实的华夫针织毛衣和慵懒长裤,最后点缀上莱茵石和原生水晶的签名。除此之外,还会有亮片运动裤和线迹装饰的单车夹克配有一个可拆卸的长羊驼毛领子。

  从一年前首次发布以来,他一直推出的这种豪奢细节,让他在纽约获得了与在迪拜同样的追捧,更不用说那些屈指可数的高阶造型师和他们的顾客,这其中最亮眼的要数 Beyoncé,这位横扫乐坛的天后一直在抢购设计师的超大披肩领外套。

  LaMaar 的品位意在反映同他一样在城市中长大的三字头同龄人,他们精深的迷恋于设计师对街头和高端时尚融合,也足够爽利到会为一件单车外套花上 950 美金,或者愿意掏 600 美金入手一件有着 6 英尺立领的无曲线派对裙。

  这样的造型“是我的都市茧型防护铠甲的主张,”他说。它们应当伴随着穿着者穿越各种都市生活的紧急状况,包括难捱的寒冷天气。他视自己的设计为无潮流的,衣柜里可以长期持有的主食。

  “我永远不想让它们被丢去垃圾填埋场,”他说。

  纱线梦想家

  你可以说 Kim Haller 经历过服装贸易史上最长的学徒期,在过去的 26 年里,针织专家 Haller 已经磨练出炉火纯青的技艺,与 Derek Lam, Calvin Klein, Michael Kors,Jason Wu 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一季又一季的合作着。

  “那是一种学习用不同设计师的语言表达的经历,”她说。“我感到是时候为自己发声了。”

  挑战在 Haller46 岁那一年来到她面前,那是她刚开始筹备她个人第三场秋季发布,目标是寻求将特殊面料,颜色和图案独特而实用的融合在一起的方法。

  “我从来不知道毛衣下面要穿什么,”她说,“你只能买一堆两件装。”可这些备用的棉罗纹背心或 T 恤,已让她开始觉得了无趣味。

  解决办法就是:吊带背心,紧身衣和女式紧身短胸衣,这些都由于纤巧的网眼针织手法和精心设计的缝纫刺绣结构焕发出了新的面貌。旨在单穿,或作为打底穿在密集缆式编织的家居服,蜂窝式美利奴羊毛毛衣,爆米花式缝合的开襟羊毛衫下,它们都可以胜任。

  打开 Haller 的全针织衣柜,她介绍道:“这些单品你永远不会简单的认为是从针织机器上得来的。”这里有荷叶边铅笔半裙和 A 字型的各种变异,超宽的马海毛长裤和针织绒布做成的稍显方正的简约上衣。毛衣的价格范围为 595 美金至 1295 美金,天鹅绒连衣裙则是 1295 美金至 1695 美金。

  整个系列带有一种抒情的味道,一些单品中融入了文本的片段,而这种语言的灵感则来自她在一本挂毯册子里发现的十字绣设计。

  “那些面料看起来如此复古,”她说,“让我想到一个维多利亚时代服丧中的女人。”

  开业庆典上这一句被特别加入进了介绍辞中。“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Haller 如是说。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