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6日
2014-12-03    

马可:我不是做时尚的设计师

  长发中分编成麻花辫,素色棉麻长外套,一条牛仔裤,设计师马可出现在记者面前,带着一股沉静之气。
 
  在中国服装界,马可很另类,名气很大,去年又曾因担任彭丽媛的服装设计师再次成为焦点,但她生性淡泊、深居简出。日前,她作为林怀民新舞作的服装设计现身台北。面对记者,她以令人惊讶的坦率,娓娓道出对时尚的看法,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以及对服装设计的一种坚持。
 
  马可是一位反时装、反潮流的设计家。林怀民这句话,是理解马可的最好注脚。
 
  我对时尚持相反的态度
 
  记者:跟林怀民合作有什么样的机缘?
 
  马可:2013年夏天,林怀民通过朋友联络到我,我们一见如故。他很真诚,是带给人温暖的长者。我想林老师能够找到我,一定是我设计上的态度、观念是他所认同的。因为跨领域创作人的合作,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对生活、对创作的态度有本质上呼应的东西。
 
  相信林老师已经看到,我不是一个做时尚的设计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持设计要承载精神内涵,不想把服装做得像时装那么肤浅。
 
  在设计师行业里,我对时尚持相反的态度,呼吁大众能够看到时尚背后呈现的人跟自然的关系。因为时尚本身是光鲜亮丽的事情,但在这光鲜背后,我们要能看到,它对自然资源的一种消耗,甚至是贪婪和掠夺,以及它是否能更真实地呈现人的内心状态。从这样的角度去反观时尚,你会得出完全不一样的结论。所以我更多地在通过设计,把人跟自然、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思考清楚。
 
  设计跑到人前面是非常失败的
 
  记者:你的设计充满东方韵味,你想通过服装,向世界传递怎样的中国文化?
 
  马可:我从来没想过把中国的东西作为一个目标刻意去做。在我的设计里,不会看到那些符号性的东西,不会刻意去做旗袍、立领、盘扣,也不会做龙啊凤啊这些图案。
 
  因为我理解的“中国”,更重要的是“神”,而不是“形”,并非你穿了盘扣你就很中国。在“神”的体现上,需要你更大的精力。我看到包括国际时尚界在内,会不时推出所谓东方流行元素,卖弄的都是那些符号性的东西,但你不会觉得它是真正传递了中国的精神。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中国文化给我们的一种精神气质,或者风骨。中国的高贵,不是讲究血统、外在的形式,而是体现在一种精神,两袖清风,心甘情愿去过清贫的生活,但有内心坚持和不能妥协的东西。“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大丈夫也”就是我所理解的中国人的风骨,不立意浮华,也不是那些符号所能够赋予的。
 
  在设计里,我也希望这方面有所体现。这种高贵是非常内在的,不是炫耀卖弄什么,因此这样的设计一定是外在平和,甚至没有什么特别让人感觉到眼前一亮、令人很惊讶的东西。但它很“定”,最终你看到的不是这个衣服,而是这个人。这才是最成功的设计。如果衣服跑在了人的前面,这是非常失败的。人不能用漂亮和不漂亮这么浅的话来形容,人最重要的就是他内在的一种精神,一个好的设计是凸显人本身,而不是衣服本身。
 
  记者:你为名人设计服装时,会考虑去突出她们的一些个性特点吗?
 
  马可:人应该对内在充满自信,衣服只要恰如其分,适合这个人就可以了,不需要外显的风格,也不需要去讨好这个人。
 
  设计在我这里,一定是做减法的。其实最难的设计就是简单的设计,你看衣服没有什么,但你看到了这个人,这很重要,就是能够把一个人内在心灵最美好的东西传递出来,而衣服本身并不会给人“哇!”的感觉。但你会觉得这个衣服是她的,她没有穿错,没有穿别人的衣服。
 
  “无用”的是最宝贵的
 
  记者:很好奇你将自己的品牌取名“无用”。
 
  马可:有人说是来自《道德经》“无用乃大用”之类的,其实没有这么老庄。
 
  我从例外出来后,经历一段转型期,我要寻找一个新的定位和方向。我发现,那些中国民间手工的东西让我感动,眼睛湿润,用了几十年的桌子、一件衣服穿三代,它们不再是一种简单的物件,更多是情感、家庭的寄托与传承。而博物馆里,那些价值连城的宝物的确巧夺天工,但你只觉得华丽,不觉得有感动。
 
  这些民间器物让我感动的究竟是什么?我发现,它们都是手作,不带功利,怎么样把它做得实用就好了,这样它可以用几十年都不坏,可以传给子孙后代。所以看上去它们每样都是笨笨的,拙拙的,没有那种很灵巧的东西,但是非常耐用,很实在,让你看到它就心很定,你会觉得这些物件一个个掷地有声,是有生命的。
 
  我很迷恋这些手工艺。但回到城市,每每跟家人朋友说我要做手工,他们就给我泼冷水:你搞这些干什么,都是无用的东西,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手工艺人也说,这些东西现在都没人要了。
 
  但我就是要做这些无用的事情,因为我认定这些是最宝贵的,如果这些东西真的失传了,你就无从去感受了。我是属于那种一门心思认准了、然后就可以孤注一掷。当然,传承之后要去创新,一定让传统技艺跟现在的时代产生新的关联,能够为现在的生活所用,赋予它时代的生命力。这个才是我作为设计师所感兴趣的。
 
  记者:这些想法你现在是否感受到共鸣?
 
  马可:有个客人到了北京的无用生活空间,一进门就泪流满面,回去就写很长的信发来。对我来讲,这个客人买不买东西真的不重要,这个空间让她能从纷繁浮躁的现实中沉淀下来,回到内心很真的、很柔软的部分,哪怕是短短一刻,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我不是那种职业艺术家
 
  记者:这段时间在台湾有没有其他的安排?
 
  马可:我一直对台湾的有机食物、有机服务很感兴趣,这几天准备跟朋友去台北几家比较好的素食餐厅感受一下。
 
  我不是那种职业艺术家。我觉得无论做什么样的工作,最终它还是要为生活服务。人都离不开食衣住行,而你的观念、追求、价值、信仰,在这几个方面能够很真实地体现出来。你要怎么样负责任地去吃、去穿,怎么样让自己很舒服的同时,也能够让地球上的生态去获得更好的平衡?所以我们一定要寻找一种互利的,对人、对己、对自然,都能达到一种更和谐的生活方式,而不是互相掠夺或者较量。
 
  这是我这些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需要从吃、穿、用,居家生活去思考。
来源: 深圳特区报 文/ 刘一平
其他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我们的网站
友情链接
合作品牌